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期末太忙太爆炸了,會一路忙到放寒假QQ
我跟寒假的距離簡直是咫尺天涯,路上還有一堆報告,作業跟期末考,跟設計QQQQQQQQ

就連聖誕帽兔兔也是在聖誕節過了才想到要換ˊˋ
平安夜和聖誕節我都在工作室沒日沒夜的做作業......

雖然很久沒更了,但是還是不斷有人關注和按喜歡,真的很謝謝大家QQQWQQQ
寒假我就會有很多時間更新了!
也打算來做一個一直很想做的東西!!

我想看著漫畫和動畫的圖把溫莉和畢那可奶奶的家做成模型!!!
請期待(鞠躬))

被屏蔽了好傷心,怕有人重複看,就不打tag了

【近期‧勸世?】請盡量不要熬夜,但我有幾個幫助熬夜的方法(喂))

首先想先就我兩個禮拜沒更文這件事情道個歉,雖然誰也沒逼我,但畢竟是自己訂下的規則,沒有遵守就是信用的缺失吧?

而且弄成圖片檔發的《工作日常》還被屏蔽了,嗚阿,到底應該生氣還是傷心呢(歪頭))

今天想稍微談一下熬夜這件事,因為到昨天為止,我總共連續熬了... ...10天!!!破了我第一次評圖的七天記錄了天阿阿阿,我的媽阿這學期還有一次評圖,不如修仙去了(掩面))

上一次在應該睡覺的時間沾到枕頭是11/24(五)的事了,其他時間我都在學校的工作室為了昨天的評圖趕圖,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瞇個一兩個小時,洗澡也是從一開始的一天回去洗一次,到一天半一次,最後都兩天一次了(反正天冷了不流汗....

【近期‧日常】決定開子博分流了。

除了跟鋼鍊有關的東西之外,我一直也想丟一些比較日常的照片阿,雜談阿,日記之類的內容上來。

但是,感覺關注我的人應該都是想看鋼鍊的,如果什麼都放在同一個地方,實在是太凌亂了,於是我開了一個子博,子博會更的更頻繁,偏向日常生活的攝影和設計作業進展的堆放等。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感謝閱讀<3

http://www.lofter.com/blog/hsinya-archlife

((頭貼是本人沒錯... ...小小的應該看不清楚吧,還好還好))

【中篇‧佐莎】Pardon:章三

07

 

出發前,他們在貝爾格的木屋中談話。

 

「你們究竟來這種荒郊野外幹什麼?」他坐在長椅上翹著腿,瞇起眼睛看他們,「上山觀光?哈,別開玩笑了!也只有瑞特朗那傢伙會相信這種鬼話。」

 

眾人皆無應答,普雷達本想辯解,卻在開口之際接收到了霍克愛的眼神而作罷,奎因和歐文二人本就沒有在長官之前出頭的權利和念頭,邁爾斯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態度不明的貝爾格,掛在鼻梁上的墨鏡使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們既沒有打算繼續說謊,也沒有想要明說理由,貝爾格撇嘴嘖了一聲,「幾位的身上可是有血的味道阿。」

 

「莫非,是為了山上的伊修瓦爾人?軍...

【中篇‧佐莎】Pardon:章二

04


「莉莎,」羅伊伸手欲轉開書房的門,碰到門把之際卻遲疑了,只是站在門外對裡面喊,「我買了晚餐回來。」


伴隨著隱約的金屬碰撞聲和些許保養油特有的氣味,她一邊擦拭槍管,一邊回覆道,「好,等我一下。」


***


他們分別坐在方形木桌的兩邊,晚餐是外帶的牛肉燉飯和莉莎在週末時事先煮好,囤在冰箱裡的蔬菜湯。


羅伊心不在焉的咀嚼,手中的湯匙有一下沒一下的撈著盤內的飯粒,「行李準備的怎麼樣?」


「差不多了。」


「外套呢?妳放在衣櫃裡最厚的那件,山上肯定比平地冷,記得帶著。」...


【中篇‧佐莎】Pardon:章一

 『當你們依照自己的意思穿上軍服時,不是早就已經下定這種決心了嗎? 

如果不想這麼做,那就不要穿上軍服。

既然是自己選擇走上這條路,現在就不要裝得一副像是被害人的樣子。

如果覺得自己可憐,那就不要殺人。

不要背對死亡,看著前方吧。

從正面看著那些將被你殺死的人們。

然後千萬別忘了。別忘了… …別忘了… …

他們也不會忘記你的。』 


01


斑駁的草木,乾枯的荒漠,「老鷹的眼睛」隱沒在斷瓦殘垣中。


究竟流逝了幾個白天和黑夜,她其實也記不清了,只知道藏身在太陽照不到的陰暗角落,依照無...

【短篇‧佐莎】乾燥的花朵

同居後,羅伊發現了莉莎的一個習慣。


01


融化的白雪、含苞待放的紅花,乍暖還寒的春天裡,他們搬回了東方市。


羅伊托關係在司令部附近的市街上找到了一套屋況不錯的公寓,公寓的舊主人是一對慈祥的老夫婦,花了很多心思在室內裝修上,第一眼,他們就喜歡上了這個色調柔美的居所,並咬牙接受了那高出預算的開價。


經過整天的舟車勞頓,疲憊的兩人在旅館稍作休息,接著將周末的時間花費在打掃新家上。莉莎本來就長於家務,曾經的軍校生活也讓羅伊養成了打理環境的習慣,他們高效率地將室內整頓的一塵不染,讓紙箱內的雜物收納到恰當的位置,然後在雙人床墊上鋪置新...

【短篇‧布拉德雷夫婦】一夢浮生

不知道為什麼這篇被屏蔽了,摸摸鼻子P成圖片檔。

【翻譯‧佐莎】The Ice Queen’s Lament冰之女王的惋惜By Janieshi:3

隔天早上,阿姆斯壯少將起了個大早。她一進辦公室,就發現霍克愛中尉已經來過,又走了,在她的桌上放了一大疊處理完畢的公文;馬斯坦古上校也留了一張紙條,上頭用他含糊的口吻寫著,由於底下的人出了點差錯,他很遺憾無法即時和她匯報了,卻沒有提及細節。奧莉薇不滿的嘖聲。


邁爾斯少校在一旁提醒她,他們提交的那些資料已經通過程序了,以她的職權她沒辦法再扣留他們。

「此外,他大概是指那個骨折的中士,我今天早上聽到軍醫說他必須接受截肢手術了。」邁爾斯一邊說,一邊翻閱桌上的文件。


「如果是指這件事,那他早該在昨天就說了!」她怒吼道。


「馬斯坦古上校自己其實也受傷...

【翻譯‧佐莎】The Ice Queen's Lament冰之女王的惋惜By Janieshi:2

回去布里克斯要塞的路途意外的順利,阿姆斯壯驚訝的發現馬斯坦古在領軍的能力上還是沒問題的,起碼比她預想的要好得多,儘管他只是在他的崗位上發號應該發號的施令而已。

也許那荒謬的意外就真的只是個,意外罷了,但有些人還是要因錯失標記而被興師問罪,這是沒得談的。


霍克愛中尉依舊保持警戒,沉默的跟隨在她的上司身邊,疲態明顯地背負著行囊,就像其他士兵一樣。她銳利的雙眼不時環顧四周,縱使明白身旁的部下皆受到北方軍的庇護也是。奧莉薇饒富興味的觀察著她。


很早以前奧莉薇就發現到自己不只會被男性吸引這件事,雖然她也從未對女人採取行動就是了,她們看起來賞心悅目,卻不值得她浪費時間...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