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A Not So Perfect Date不盡完美的約會By Silvery Mist

原文網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940725/1/A-Not-So-Perfect-Date

 

「出去,」莉莎指著大門命令道:「你不該待在這裡的。」黑色疾風號蹦蹦跳跳地鑽到桌子底下,然而羅伊依舊站在原地。

 

「為什麼不行?」他擺出一張像無辜小狗一樣的嘴臉問道。

 

「你自己知道為什麼,我的約會對象再過不久就會到了。」

 

「我是有正當理由待在這裡的,」他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上回答,「我答應妳父親會看照著妳,包括確保妳的約會對象沒有什麼不軌之舉。」

 

「但是,」莉莎轉過身去面向浴室,聳了聳肩說:「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你知道的。」羅伊很快地從沙發上起身走向她。

 

「所以妳到底是怎麼認識他的嘛?」他倚靠在浴室的門上。

 

「他是蕾貝卡的熟人,」莉莎一邊轉開口紅一邊回答:「幾個禮拜前我在蕾貝卡的生日派對上認識他。」

 

「該死,我就知道我那時候也該去的。」他低聲含糊地抱怨著。

 

莉莎正擦著口紅,「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並沒有被邀請吧。」

 

「你幹麻要答應跟那個男的約會啦?」

 

她頓了頓,「蕾貝卡擅自給了他我的電話號碼,他連續好幾個禮拜都約我出去… …你可以解釋成我已經把回絕他的理由用光了。」

 

「噢… …那他是做什麼的?」

 

「他是機械師,在河岸另一邊的一個汽車廠工作。」

 

「換句話說,他是個平民吧。」

 

「是阿,」她看向皺著眉頭的羅伊,轉過身面向他問道:「怎麼,礙著你了?」

 

「大概。」

 

「為什麼?」莉莎嗔笑。

 

「我只是認為妳不該跟一個妳根本不感興趣的男人約會罷了。」

 

「那到處跟女生約會的你又有何不同?」

 

「我這麼做只是為了要保持我的名聲。再說,所有跟我約會的女生都知道我對她們沒有意思因為我從沒跟任何一個人繼續發展下去。」

 

「你從來沒想過她們之中會有人真的對你有好感?」

 

「如果其中有兩三個人認為我很性感我也不會感到意外。」羅伊聳肩道。

 

莉莎對他的回覆嗤之以鼻:「我們幹嘛要比較我們的約會對象呢?」

 

「如果我沒會錯意的話,妳是在吃醋吧。」羅伊看著梳理頭髮的她得意地笑道,然後更貼近莉莎:「妳猜,我呢?」

 

「這個嘛… …」她伸出雙手環抱他的腰,羅伊笑著緩緩低下頭,然而莉莎馬上轉過頭去,飛快地從他的大衣口袋掏出他的發火布手套,「我要帶著這個,以防萬一。」

 

「嘿,我需要這個!」

 

「你今晚不會有任何把人燒成BBQ的機會的。」

 

「如果他對妳毛手毛腳呢?」

 

「我的槍就是為此準備的。」

 

「妳總是擺著這副架子會嚇跑任何追求妳的有為青年喔。」

 

「我想也是,但你依然待在這阿。」

 

「我不算數啦。」

 

「為什麼?難道你不算是男的?」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們。

 

「該死,」莉莎咒罵,飛快的在羅伊面前”啪”地關上浴室門並衝向大門。她深深吸了口氣,然後打開門,看到她的約會對象站在外頭。

 

「嗨,詹姆士。」

 

「嗨,莉莎,準備好去約會了嗎?」

 

莉莎先是點了點頭,「嗯… …可以請你在等我一會兒嗎?我需要去拿我的外套和錢包。」在他反應過來前,莉莎已經把門關上了。

 

莉莎轉過身去,羅伊果不其然地已經從浴室出來了,他走向她並打算說些什麼,卻被莉莎快速地摀住了嘴。

 

「我現在要走了,希望你在此之後離開我的公寓,我們等會兒再來繼續剛才的話題。」羅伊疑惑的看著她,她收回壓在他嘴上的手,他卻來不及說些什麼,只是看著她收拾著東西放進錢包裡頭,包含他的發火布手套,並匆忙地走向大門。

 

*****

 

莉莎聽著詹姆士喋喋不休地講著一些她早已不記得的時事,百無聊賴地嘆了口氣。這場約會已經夠好了。他帶她去了城裡數一數二的高檔餐廳共進晚餐,並在餐後一起到了月色優美的公園散步。這確實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並讓她感到印象深刻,基於她對他的第一印象,她還以為他會帶他去什麼酒吧之類的。然而整個晚上他們之間的聊天話題(起碼對她而言)都無聊地讓她恨不得這場約會快點結束。

 

(噢,我幹嘛要答應跟他出來呢?)

 

公園內零星地散佈著一些人影,包含一個正在和狗玩丟接回傳遊戲的男人,幾對窩在長椅上旁若無人地親熱的情侶,她又嘆了口氣,不禁想要是自己是跟別的男人出去,特別是某個頭髮烏黑亮麗的傢伙,應該會享受很多。

 

(是說,他現在在做什麼啊?)

 

她很快地甩了甩頭,她在想什麼阿?現在可不是想她上司(commandingofficer)的時候。

 

「妳還好嗎,莉莎?」

 

「嗯?」莉莎眨了眨眼,發現詹姆士有些擔心地看著她。

 

「妳剛才在搖頭呢。」

 

「喔,抱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工作上的事。」

 

詹姆士輕笑道:「在軍中的生活應該很忙碌吧,看妳連不是上班時間都在煩惱工作的事。」

 

「還好,習慣了就不會了。」

 

「能夠讓妳每個晚上都加班到那麼晚,妳的上司(supervisor)應該是個工作狂吧。」

 

「實際上反而是他這麼叫我呢,他總是對工作提不起勁。」莉莎笑著說。

 

詹姆士愣了一下,也笑了:「有人跟妳說過,妳笑起來的樣子很可愛嗎?」

 

莉莎聽得臉紅,她沒有預料到會有這種場景。

 

「我想我的年紀用可愛來形容已經有點勉強了。」

 

詹姆士大笑:「不會的,我很確定,莉莎。」他反駁,並屈身向前拿掉她大衣上的一片落葉,然而正當他打算說些什麼時,一陣巨響突然從後方傳來打斷了他,接著一坨黑白相間的東西從他的背後直撲過來,將他撞飛到地上。

 

「汪汪!」

 

「疾風號!」莉莎驚叫。牠搖著尾巴抬頭看她,一臉期待得到主人稱讚的樣子,然而莉莎卻咒罵道:「你這隻壞狗!」

 

疾風號一邊嗚嗚地埋怨,一邊從詹姆士身上跳下來,同時另一個人跑向他們。

 

「我很抱歉,」羅伊向詹姆士賠罪,並笑著對莉莎說:「我們本來在玩傳接遊戲的,誰知牠突然就向這裡暴衝了過來。」

 

「沒關係,」詹姆士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西裝褲上的灰塵,「我沒受什麼傷。」他看向羅伊,「嘿!你不是那個… …」

 

「羅伊‧馬斯坦古。」他伸出手。

 

詹姆士驚訝地睜圓了眼,「那個焰之鍊金術師?」他握住羅伊伸出的手,激動地甩了甩,「詹姆士‧奧布萊恩。哇,真是酷斃了,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在和那個有名的羅伊‧馬斯坦古上校握手。」

 

「是真的。」羅伊回答他。莉莎知道,羅伊對此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她咳了一聲,讓他們都轉過頭看向了她。

 

詹姆士先起了頭:「噢!這位是──」

 

「莉莎‧霍克愛。」羅伊接了他的話。

 

「你們互相認識?」詹姆士看著他,驚訝道。

 

「當然,」羅伊得意的笑,「我們從小時候就認識了,再加上我們都在軍部工作,時常會在中央市偶遇對方。」

 

「有的時候頻繁地有點超乎必要了… …」兩個男人都沒注意到莉莎在旁邊小聲地碎語。

 

「所以,那個火焰攻擊是怎麼發出來的啊?」詹姆士好奇的問:「我從來沒近距離看過其他鍊金術師鍊成過呢。」

 

羅伊笑道:「我戴著的手套是由特殊材質的布料做成的,在我彈指摩擦時它可以很輕鬆地發出火花。鍊金術是一門鮮少人知的博大精深的知識,很難去研究它。」

 

他一邊解釋,一邊拿出一個打火機;莉莎馬上就反應到在那個打火機的金屬面上刻著的圖案是什麼。

 

(他不會這麼做的… …)

 

「想不想看看?」羅伊問他,詹姆士期待地點點頭。

 

(爛透了(crap)。)

 

「可以請你給我們一點時間嗎?」莉莎打斷他,粗魯地把羅伊推向一旁,「我想和馬斯坦古上校說點話。」

 

「嗯?當然。」詹姆士一臉茫然地看著莉莎,羅伊被她拉到一邊去,疾風號也跟在他們腳邊。莉莎在一個確定說話不會聽到的距離停了下來,然後看向她的上司(commanding officer)。

 

「天殺的你在這幹什麼?」

 

「我在帶疾風號散步阿,」他用最無辜的眼神看著她回答:「妳離開以後這個小傢伙一直又叫又鬧的,我只好帶牠出來運動運動了。」

 

「騙子。你分明是在跟蹤我。」

 

羅伊笑了,「我又怎麼知道他會帶妳來這裡?」

 

莉莎盯著他說:「我知道你有你的眼線。」

 

羅伊無言以對,而莉莎回頭看向也朝著他們的方向瞧著的詹姆士,「不管你在打什麼主意,現在馬上給我停手。」

 

「我只是想展示給他看一點我的鍊金術而已。」

 

「想都別想。」

 

「為什麼?」

 

「因為我太了解你了。你一定會『不小心地』把火苗點在他的衣服上。」

 

「意外總是會不小心地發生嘛,妳知道的。」

 

莉莎無力的嘆了口氣,「我今天晚上不想要處理什麼麻煩事,拜託你散完步後就把疾風號帶回我的公寓去。」

 

「沒問題,女士,」羅伊笑著彎下腰去,把疾風號的繩子牽起來,莉莎緊盯著這一人一狗穿過她離開,當確保他們走得夠遠時,她才轉過身走向詹姆士,「我很抱歉… …」

 

「沒事沒事,所以… …那位上校怎麼就突然帶著他的狗走了呢?」他問到。

 

「噢,突然有急事所以他必須離開了。」

 

她的回答讓詹姆士有點失望。

 

「我們繼續吧?」她指著他們面前的散步小徑。

 

詹姆士看向她,「噢?喔,當然。」他試著朝她伸出手臂,暗示她可以挽著他,然而莉莎卻自己走自己的,甚至越走越快,到了他需要加緊腳步以免被甩下的程度。當他們繼續進行他們的公園散步時,莉莎暗自在心中記下了再也不要告訴羅伊自己的約會行程這件事。

 

*****

 

「謝謝你送我回家,」她在公寓的樓梯間說道:「你其實不必做的這麼周到的。」

 

「這沒什麼,再說,讓一個女士孤身一人在夜晚走回家並不安全。」

 

他們在她的門前停了下來,莉莎拿出鑰匙。然而她還來不及將鑰匙插進孔中時,詹姆士就握住了她的手,輕輕地撫摸著。

 

「今晚我真的很開心,莉莎,」他靠的近些,「我想了解更多關於妳的事,很想。」

 

「實際上… …」她把手抽回來並且向後退了一步,「我不──」

 

大門突然被打開,一個頭髮烏黑的男人正站在她的公寓裡頭。

 

「約會這麼快就結束了?我還以為妳會再晚兩個小時才回來。」羅伊看起來極其冷靜地問著;莉莎卻從他的雙眼中看見了燃燒的火焰。

 

「我有一整天的假可以揮霍,我確定你是知道的,」她草率地回道,她實在太疲憊了,一點反駁他的心情都沒有。

 

詹姆士指著他們兩個,一臉震驚,「你們住在一起?」

 

羅伊得意的笑了。「沒有。但我確實很常來這裡,如果,你明白我是什麼意思。」

 

莉莎聽得臉紅,「別再說了,現在給我進去!」莉莎把羅伊趕了進去,飛快的在他面前甩上大門,「我等會兒再來解決你!」今晚她最不想碰到的場景也不過於此了。她轉過身去給了詹姆士一個心虛的微笑,「對不起,他有的時候實在是個麻煩。」

 

詹姆士仍然指著前一秒羅伊站著的門口,「你們是一對的?」

 

「這有點複雜,」莉莎簡短地回答:「我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 …嗯… …他算是扮演著我哥哥的角色吧,有的時候他的保護欲太強了。」

 

(希望這聽起來沒有很牽強阿。)

 

詹姆士緩緩地點了點頭。「我想我可以理解,畢竟我自己也有兩個妹妹。」

 

莉莎安心地嘆了口氣。

 

「所以,總之,下禮拜妳會有空嗎?」他不死心地問。

 

「實話實說,我覺得我們兩個之間不會有進展的。」

 

詹姆士驚訝的看著她,「為什麼呢?」

 

「因為她對你沒有意思!」一聲怒吼從門的另一邊傳來。

 

莉莎皺眉,羅伊的忌妒心已經開始讓她覺得心煩了。「你是個好人,詹姆士,但是我真的沒有感受到我們有迸出什麼火花。我想我們當朋友會更好。」

 

「但是我覺得──」

 

「對不起,真的。晚安,詹姆士。」莉莎再次很快地打開門走了進去,關上門,她嘆了口氣,把錢包和鑰匙丟在一旁的桌上,閉上眼聽著門外詹姆士猶豫地走下樓梯的腳步聲,感到對他有點抱歉。很明顯地他試圖營造一個美好又特別的夜晚,但是就像羅伊方才說的,她真的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都一樣。

 

說到上校… …

 

她睜開眼睛,羅伊正在和疾風號用一個肉骨頭玩拔河遊戲,「你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地待在公寓裡面等著,非要出來搗亂呢。」她抱怨。

 

「他試圖對妳採取行動,」羅伊反駁,他把骨頭丟得遠遠的讓疾風號去追,然後轉向莉莎,「再說,我不喜歡他。」

 

「我敢說你會討厭每個對我有興趣的人,哪怕一丁點也會,」她脫下大衣扔進浴室裡,怒氣沖沖地回嘴,「我不相信你不會。」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只是確保他沒有打算利用妳而已,」羅伊看著疾風號啃咬著牠的戰利品,「總有人要去保護妳的名節。」

 

「雨中無能的傢伙的論調,」她一邊反駁,一邊拿下耳環,「老實說,你不能總是那麼幼稚。」

 

羅伊咧著嘴笑著從沙發上跳起來走向她,「我有跟妳說,妳今晚很美嗎?」

 

莉莎暫停動作,看著鏡子中反射的羅伊的臉。「你沒有,」她繼續把首飾從身上摘下,羅伊已經走到她身後了。

 

「妳今晚看起來很優雅,無庸置疑的,」他在她的耳邊呢喃,對此莉莎笑了。

 

「恭維的話不能掩飾你今晚幹的好事。」

 

「不然這樣怎麼樣?作為彌補搞砸了妳的約會的賠償,我介紹給妳別的人吧,更合妳的胃口的。」他從背後抱住她的腰,吐息貼在她的耳廓上。

 

莉莎轉過頭看著他。「喔?哪種男人是我的菜呢?」

 

「聰明、高挑、憂鬱,俊俏又有好品格的人,」他在她的脖子上落下一連串的吻。

 

她笑著轉身面對他。「馬斯已經符合所有標準了,羅伊。」伸出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羅伊竊笑,「有比他更好的人呢,一個我想妳父親和祖父都會同意的人,」他低下頭去親吻她,當他不斷加深這個吻時,莉莎感到一陣顫抖直通尾椎;羅伊於是更用力的抱緊她,從她的嘴中溢出了柔軟的呻吟。她把雙手埋進他暗色的髮中以鼓勵他繼續。

 

當他們終於稍微分開時,羅伊補充道:「要不要我把妳的約會剩下的部分做完?」

 

莉莎笑答:「我很樂意。」

 

然後,他二話不說地將她攔腰抱起,走進臥室中。

 

**********

 

中文的佐莎文被我看得差不多後,缺糧的我開始從FF和AO3上找文看。

 

這篇非常直白,而且超級可愛的,我在看的時候一直是保持著一邊竊笑一邊划手機奇怪狀態(笑))

 

不同於其他sir來sir去的佐莎文(嗯?),這裡的莉莎完全是用you來稱呼羅伊,對羅伊講話的口氣也蠻直接的,雖然我覺得這點稍微有點OOC,但是全篇羅伊吃醋的嘴臉實在太好笑了,還有助攻的疾風號哈哈,莉莎和羅伊之間介於曖昧和熱戀之間的感覺也微妙的很耐人尋味。

 

原文其實很短(不到3000字),沒想到翻成中文後字數居然會飆到接近翻倍的程度阿,文中莉莎和詹姆士都有提到上司這個詞,但卻用了不同的說法,我把它用括弧保留了下來。

 

要是想看其他我看過覺得不錯的佐莎文的翻譯可以在下面留言告訴我,有推薦的佐莎文也歡迎跟我分享!

 

感謝閱讀<3


评论 ( 9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