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Her Name Is Elizabeth她名為伊莉莎白By Kelenloth

原文網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9319680/1/Her-Name-is-Elizabeth

 

車門猝然關上,引擎聲轟鳴起來,夜晚的燈光在他們的身後忽明忽暗地閃爍著。在一場喧鬧的慶祝之後,這條夜色朦朧的道路顯得格外詭譎安靜。雖然她對中央市的路名還不是很熟悉,在她拉開駕駛座的車門並掌握開車權時,他們彼此間默契地對此不發一語。

 

對莉莎而言,今晚著實有些古怪。羅伊在新年前夕邀請了一整個馬斯坦古小隊的人到了他在中央市最喜歡的酒吧去。莉莎很久沒有去這樣子高檔的地方了,當她抵達這個金碧輝煌的場所時,她很快地向在場的人們打了招呼,包括羅伊和其他隊員,以及一大群看起來非常友善的女孩子們。雖然一時間無法叫出名字,她確信之前曾看過她們之中的不少人。

 

接著,羅伊將她介紹給了酒吧的營運人聖誕節夫人。縱然聖誕節夫人態度生硬地上下打量著她這一點讓她不是很舒服,當她望進她的眼睛時,從她眼神中透出的訊息仍然讓莉莎感到善意。

 

「妳就是那個──」

 

「霍克愛中尉。」羅伊搶著回答,克莉絲頓了頓,就像她原本並不是打算這麼說一樣。他們的談話突然被身旁環繞的其中一個女孩子打斷,莉莎想起了克莉絲汀娜應該是這個女生的名字,並且意識到:羅伊曾和這些女生約會過,難怪她對她們有似曾相識之感。

 

莉莎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在他們調職到中央市後不到兩天起,羅伊就在過去兩周內,堅持以一個禮拜最少三個晚上的頻率和不同的女生約會;更奇怪的是這些女生居然不約而同地都聚在了這裡,看起來還一副和樂融融的樣子,一開始她還以為她們之間會起點衝突之類的。然而這群女孩子看起來就像是最好的閨密一樣,並且對於羅伊的關愛互相知曉──不論那是出於哪一種心情。她們其中有些人看起來似乎在酒吧工作,而且所有人都對莉莎相當友好。

 

「所以你終於打算進行一場真正的約會了?」聖誕節夫人打趣的挖苦羅伊。莉莎看著羅伊一邊被說得臉紅,一邊試圖辯解道她並不是他的約會對象,軍中的上下級禁戀令云云,對於他的說詞,聖誕節夫人顯然不買帳。

 

莉莎還沉靜在為何羅伊來到中央市後明明約了六七次會有了,她卻被稱為「真正的約會對象」的思考中。

 

回過神來,她已經開到了一個昏暗的轉角,遠方的酒吧僅剩下一小角留在視線當中。在這場派對中,莉莎似是被迫正視羅伊和她們了。

 

羅伊試圖在午夜前跟這裡所有的女人都寒暄一番,她啜飲杯中酒,同時看著他,看著像是陌生人般跟女孩子們談天說地的他,他和她們每個人調情、擁抱,在臉頰上落下親吻,尺度拿捏得恰到好處,彷彿是在敘舊一樣。那些女孩們肯定知道對方也有和羅伊約會,卻一點忌妒和爭風吃醋都沒有。

 

羅伊看起來很自然地參與著她們的話題,甚至像是在其中一些往事中佔有一角一樣。莉莎以為她對於羅伊的了解已經超乎世界上其他所有人,但是她卻對這些花樣翩翩的女孩子一無所知,在那場戰爭後,她還從未看過羅伊如此放鬆地和別人談笑的模樣。

 

有的時候,羅伊會停下來盯著她,她也目不轉睛的瞧回去;有的時候,他身邊的女伴也會帶著一臉了然的微笑抬頭打量她,就像她們都知曉著一個只有她不知道的祕密一樣。

 

(她們到底是何方神聖?到底和羅伊是什麼關係?)

 

「中尉?」羅伊昏昏沉沉的喊聲從副駕駛座上傳來,將莉莎的思緒拉回現實中。

 

「是的?」莉莎看著窗外的道路,沒有轉過頭。

 

「謝謝妳今晚來這裡。」他踉蹌地從座位上起身,隨後又懶散的倒了回去。「妳今晚… …還玩得開心嗎?」

 

「是的,感謝您。」感受到羅伊的視線熱切地盯著她,莉莎仍舊沒有轉過頭去。

 

沉默就這樣固著在空氣中,好久好久,長的令他們感到渾身不自在;他們實在認識太久了,卻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羅伊等著她開口說出他們彼此間都知曉的話。

 

「閣下,下官想問您… …」她的雙手不知為何抖了起來,「有關那些女人?」

 

「嗯?」他回的太快了,出乎她意料之外,就像是早就等著這個問題一樣。

 

「她們到底是誰?」持續望著窗外,再次開口時莉莎的口氣從容很多。

 

羅伊醉笑,大聲到使她皺了皺眉。「妳在吃醋嗎,中尉?」他開玩笑的說道,莉莎只希望車窗外的夜色夠昏暗,遮得住她不想被他看見的雙頰上的紅雲,她斷然地不動聲色,羅伊看起來有些太過鬆懈了,莉莎安靜地、快速地回想他到底喝了多少。「中尉?」他一邊認真的問,一邊靠近她,渴望能獲得她的關注。

 

「閣下?」莉莎回應道,倉促的超過她的想像,握著方向盤的手指不由得緊了緊,她抑著心中繼續下去的渴望,不明白為何自己反應如此失態。

 

很長的時間裡羅伊一直盯著她的臉,路旁的街燈一排排的從窗外劃過,每一道從她的臉頰上拂過的昏黃的光都像是時針一樣,滴答滴答的等待莉莎打破沉默。

 

「妳是… …的吧?」羅伊微微地閉上眼睛,倒過頭去,莉莎這才轉過去面對他。

 

「閣下?」她輕聲問,羅伊的眼神愈發柔和。

 

「我很抱歉,中尉。我應該適時介紹她們的。」他就像沒有喝醉一樣從座位上坐起身。「妳今天看到的那些女人,她們… …」看著羅伊欲言又止的神態,莉莎馬上就意識到了他的意思,並在心中責備提問的自己,然而羅伊的話卻和她意料的背道而馳,「她們算是我的姊妹吧。」

 

剎那間,莉莎感到一陣心痛,腦中一片空白。她很快的把視線轉回駕駛座的窗外以確保自己短暫的分神沒有毀了羅伊的車子和四周的什麼,緊鎖的眉頭彷彿在催促羅伊回答她未脫出口的疑惑。

 

「我們還小的時候,我曾經跟妳說過我父母在我還是個嬰兒時就過世了吧。」羅伊望著眼前黯淡無光的道路,他其實很清楚對路況不熟悉的中尉繞遠路了,甚至離他的公寓越來越遠,然而他一點責怪她的意思都沒有。「我告訴妳說我和我的養母,也就是我的叔母生活在一起對吧。妳今天看到她了,她就是聖誕節夫人。」當她睜圓了眼看著他時,他笑了。莉莎這才意識到在那個酒吧的背後是一個歷盡滄桑的女人支撐著,一個對於此刻坐在她身旁的男人來說多麼意義重大的存在。

 

「克莉絲遠比她看起來的厲害多了。今晚表面上是個節日慶祝的派對,實際上其實是為了介紹小隊的隊員給她認識。」羅伊又回到了他平時全神貫注在某件事上的那種神態,那種總是令莉莎感到平靜舒服的狀態。「我一切有關情報網的知識都是聖誕節夫人教導我的,像是如何隱瞞秘密,如何將弱點藏在看不見的地方之類的。她的酒吧就是我們最安全的避風港,我毫無保留的信任她,其他被她收養的人也是。」

 

「其實,聖誕節夫人的酒吧之於我們不僅是容身之處,甚至可以說是我們的家吧。我還是個小孩子時,她就一直持續的收容一些無家可歸的女孩,三個、五個,等到我離開時已經有九個了,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樣一同生活著。」他沉靜在回憶之中,聲音愈發悠長。「也是她教會了我如何做一個男人。」他終於轉過頭去看著他的副官,而莉莎只是瞥了他一眼。

 

她心中的疑問如恆河沙數般數也數不盡,她想著,為什麼自己從來都不知道這些事情,為什麼她從來都不問他的過去,她又為何要問?然而千言萬語堵塞在腦海中,最後她卻只吐出了一句:「所以那些女生──」

 

「我說過了,她們是我的姊妹。」羅伊再度笑了,「一些人和我從小相識,雖然另一些是最近才認識的啦,但聖誕節夫人是我們的母親,這點是不會變的。抱歉我從來沒有跟妳提過,中尉──」

 

「那你的那些約會對象… …」莉莎不死心的繼續問道。

 

「那是和老朋友們的敘舊,」他說,「另外有些是認識夫人新收養的女孩子。她們大多扮演著中央市最佳情報網的角色,有她們的幫助,我們在這裡的情報收集會容易很多。」他頓了頓,欲言又止的看向她,「所以如果妳覺得有點吃醋──」

 

「我沒有,閣下。」在莉莎搞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時,她已經回嘴了,好吧,也許她是有點忌妒了。

 

「所以,」羅伊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緊張,莉莎疑惑的看著他,還有什麼事他還沒有解釋的嗎?他整了整衣領,將視線轉向窗外,與無倫次道:「所有我的『約會對象』,妳是這麼叫她們的吧,都知道我有一個真正深愛的女人… …不是手足那種意思,我是指… …」

 

「閣下?」莉莎不敢相信,羅伊吐露的一言一語竟像子彈一樣一槍槍的打在她的胸口上,令她如此無法自已。

 

「她名為伊莉莎白。」

 

這次今晚第二次羅伊脫口而出令她不能好好地開車的話了。伊莉莎白到底是誰?為什麼她從來都不知道這號人物?羅伊其他的那些約會對象,噢,姊妹,就認識她嗎?

 

「她… …」莉莎開口,看著羅伊用等待得到回應般的眼神望著她,儘管她其實並不想對此表示支持,「想必她一定是個很棒的人。」她乾巴巴的說。

 

「她是。」羅伊無庸置疑地回答。

 

「嗯?」莉莎已經開始回想剛才在派對上看見的那些女孩子的面孔了。

 

「噢,但她不是聖誕節夫人那裡的女孩子。」

 

「我想也是。」霍克愛的回覆愈發簡短,好像她猜到伊莉莎白是誰似的。他為什麼要告訴她這些呢?又為什麼挑在現在說呢?

 

「但我認識她的時間確實很長了,幾乎比我的其中一些姊妹還要久。」羅伊繼續說,莉莎倒是想知道他還有多少她不知道的認識很久朋友;在他們剛認識彼此時,她其實也沒有想過羅伊過去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當她發現羅伊溢出一絲嘆息,帶著像是要訴說「伊莉莎白是多麼美好」的神色時,莉莎迫使她自己把焦點轉移回開車這件事上,並且忽視他們之間逐漸凝結的空氣。

 

「是阿… …伊莉莎白真的是個重要的存在,對我。」他格格的笑了,又回復到一開始剛上車時的醉態。有的時候莉莎實在搞不懂他到底是真醉還是假醉。

 

她不想承認從骨子裡探出來的焦慮。

 

「她很忠誠、勇敢… …」羅伊全身都癱軟了下來,整個人倒在座位上,「而且漂亮。」

 

「閣下──」莉莎嚴聲,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我今晚很開心。」羅伊高興的說,「我已經有好久沒有像這樣跟我的伊莉莎白一同暢飲了。」羅伊喃喃自語,他的一字一句都讓坐在身旁的人女人心如交割。他的伊莉莎白?

 

「閣下!」她試圖控制情緒和音量。

 

「雖然她沒有喝多少就是了… …」羅伊置若罔聞地說著。

 

「閣下。」莉莎努力的保持冷靜,打開車門確保自己有完美的將車子塞進停車格中,然後坐回駕駛座,拔下車鑰匙交給身旁的男人。「我們到了,到您的公寓了。」

 

「噢?」羅伊探向窗外,彷彿早已忘記了他們真正的目的地一樣。他發自本能般的跳下車子,咻地繞過車頭,並在莉莎來不及反應前站在了駕駛座外,一舉一動都不像是個喝醉的人的舉態。

 

「謝謝妳,中尉。」他替她打開車門並遞出手示意她可以拉著他,然而莉莎並沒有照做。當她忽視羅伊的舉動時,他猶豫的一下,然後將車鑰匙放到她的手心中。「如果妳想的話,妳可以保管它,開著車回家吧。明天是假日,我暫時不需要它。」

 

「不用了。」她把鑰匙扔回他身上。「我享受散步。」

 

現在是凌晨的三點半,對羅伊而言是穿著大衣還嫌冷的狀態,他都能看見自己的吐息結成團團白霧了;然而更讓他目不轉睛的卻是月光灑在他的副官那一頭燦爛金髮上的模樣。

 

「晚安,上校。」她轉身而過。

 

「晚安。」羅伊抓住了她的手腕,拉得莉莎背過身去面向他。他的臉上仍殘存著酒後的紅韻,他抓住機會貼近她,飛快地在霍克愛的臉頰上留下一個吻。

 

「新年快樂,伊莉莎白。」

 

**********

 

我敢說作者絕對是為了鋪最後的伊莉莎白梗才寫這篇佐莎的呵呵。

 

這篇文的背景大概是設定在羅伊他們剛被調職到中央市沒多久後吧,文中的莉莎完全是普通FF上sir來sir去的那種,既想保持冷靜又想探究羅伊到底是在賣什麼關子,吃醋的模樣很可愛<3

羅伊那種拼命地跟別的女生交好來吸引喜歡的對象的注意這點未免太像小學生了!

 

我覺得其中比較不合邏輯的是,羅伊到處跟人約會應該是在東方市就開始的吧,沒道理莉莎會不知道他約會的目的;還有根據忘記哪一卷漫畫後面的附錄,所有馬斯坦古小隊的成員的匿名應該都是由莉莎取的吧,包括伊莉莎白?

 

在眾多佐莎的車上文(嗯?)之中,這篇真的是清湯掛麵般等級的清淡了顆顆。

 

感謝閱讀<3


评论 ( 5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