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Lemon tea檸檬茶By Shimegami-chan

原文網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2108204/1/Lemon-Tea

 

莉莎‧霍克愛總是喜歡在早晨時獨自一人坐在擁擠的食堂裡,享受一杯加了一匙蜂蜜,熱呼呼的檸檬茶。這是她一天中唯一允許自己稍微喘口氣的時候。

 

莉莎不太在食堂內吃早餐,不太社交,也不太和人共桌,更別提去理會那些和她待在同一個訓練班的男生的眉來眼去了,那些傢伙老是做出一些試圖引起她注意的動作(女學生在軍校中不在少數,但不是每個都像霍克愛那樣,特別),卻從沒得到過這位金髮同學的注意。

 

她端坐在位子上,靜靜地看著一縷白煙從杯中緩緩而升,然後一口一口地啜飲熱茶。莉莎通常會在早飯時間過去一半時起身離開,其他學生用完餐,成群結隊的回到班上時,就會看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書的霍克愛同學。

 

幾乎沒有比她更準時,像她一樣做事盡善盡美,各方面都遙遙領先其他學生的人了。

 

噢,除了一個人以外。

 

「你絕對會被當成跟蹤狂,」馬斯埋頭苦吃著盤中的早餐,抱怨道:「一旦她去舉發你,你肯定會成為眾矢之的──嘿,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嗯。」羅伊臉上寫著欣賞,嘴角噙著一絲玩味的笑容,透著點不懷好意的味道,「說得像是她會在乎除了她杯子裡以外的其他東西一樣。」

 

「拜託,招惹她對你未來在軍部的升遷絕對沒有好處好嗎,你是不是想在紀錄上多加一條騷擾的罪名阿。」

 

「我又沒有去跟她搭話。」

 

「明明就對人家看的目不轉睛的… …」

 

「她很正嘛。」

 

「是啦,雖然還差我的葛蕾西亞一點,但… …」馬斯看向食堂的門口,嘆了口氣。意料之外的是羅伊並沒有反駁他,而是等著他把話題轉回霍克愛下士身上,「要是她不夠聰明,有辦法在班上名列前茅嗎?她招惹不得的。」

 

「你擔心太多了,」羅伊咧嘴笑道,從霍克愛的背後欣賞她那頭閃閃發光的金色盤髮,直到她轉過頭嚴肅地、沉默地盯著他時,他還是一臉傻笑的樣子,「嘿,她看到我了。」

 

莉莎沒有理他,她把空茶杯留在木頭餐桌上,起身,然後穿過門離開食堂。

 

馬斯嘆了口氣,暗自祈禱最好不要發生什麼爛事。「我們走吧… …記得你的包包。」

 

*****

 

後來,出乎意料的是,羅伊既沒有因此被叫進指揮官的辦公室裡,也沒有在朝會結束回到宿舍時發現他的床被人砸了什麼的,他的行李也好端端的躺在一旁的地上。

 

但第二天早上時,霍克愛下士選擇在自己的房間裡解決了她的早餐,沒有到食堂裡去;羅伊則是比平常起的更早,直到八點前都站在食堂門口的玻璃窗下,一邊等候馬斯把他的早餐吃完,一邊期待和她來個不期而遇。

 

他們當然沒有相遇,失落感從馬斯離開食堂,把他跩到朝會的隊伍中一直延續著。羅伊沒有機會在晨練前看見她了。

 

馬斯還在擔心他們隨時會因為霍克愛小姐的事惹上麻煩,然而,一直到常規訓練結束前,什麼也沒有發生。當這兩個年輕人坐下來吃午飯時,他才終於放下戒心。他做事情通常很謹慎,在幾次成功違規(睡過頭、遲到,偷偷將啤酒藏在宿舍之類的)而脫身後更是;而羅伊,這個不費吹灰之力站在班上第一名的傢伙,就沒有那麼多煩惱了──他從來沒有被抓到過。

 

羅伊一整天都悶悶不樂的,連馬斯最拿手的笑話也沒能讓他扯下嘴角笑一下。他們結束一整天的訓練,回到宿舍裡,這個頭髮烏黑濃密的年輕軍人躺在他的床上,盯著眼前馬斯的床鋪頂部,如果,她今天是因為他才沒有到食堂去的話… …

 

*****

 

他們順利的度過接下來的兩天,平凡無奇的──除了霍克愛下士外,她再也沒有在早飯時到食堂裡喝茶了。馬斯一臉得意的取笑神情沮喪的他,羅伊乾巴巴的咬著他的法式吐司。

 

「這杯看起來怪怪的東西是什麼,你平常喝的不是這個吧?」馬斯用叉子戳了戳對方托盤上的杯子。

 

羅伊把杯子搶了過來,「這是茶,我要換個口味。」

 

「檸檬茶?」

 

「當然不是。」他瞪他。

 

「噢!看看你這聳樣!」

 

羅伊忽視他的損友,自顧自地吃著早餐,一口吐司一口茶,茶的苦澀味重得直衝腦門,他才想起來通常她會在裡面加蜂蜜的,太遲了。

 

*****

 

莉莎‧霍克愛習慣在射擊場上消磨下課後的休息時間,然而到目前為止,她卻一直躺在她的床鋪上看書,只為了躲避那些虎視眈眈的眼睛。作為特優班裡唯一的女性,她被分配到了有雙重門鎖的私人房間,雖然小了點,但是在過去幾週裡確實給她不少安全感。

 

休息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莉莎為自己沒辦法集中精神而苦惱。自從她去射擊場的習慣被發現後,一些不安份的男同學就開始呼朋引伴,偷看她練習,干涉她,擾亂她的注意力。莉莎其實無所謂在射擊練習的時候被圍觀,但是他們露骨的眼神實在太令她不舒服了,不管是在體能訓練還是用餐時間的時候都是,雖然她知道自己也不能改變什麼。

 

其他的她都可以忍耐,唯獨在她的早飯時間打擾她的傢伙不可饒恕!

 

一群野豬。她一臉蔑視的看向門外的男宿舍。過去幾個早晨裡她只有冰冷的瓶裝檸檬茶可以喝,這比起熱茶要難喚醒她的多,但她還是做到了。她決定要在下次休假時去買個熱水壺擺在房間裡。

 

莉莎翻著手上的書,隨著窗外的光線逐漸黯淡,她關掉房間的大燈轉而把夜燈打開來。雖然軍校沒有強制熄燈時間,有鑑於許多人總是無法在隔天早上六點時打起精神做仰臥起坐,男生房通常都在晚上十點就一片黑暗,不到一小時後,整座學校就會安靜無聲,這個時候的她還沒把書放下來。

 

沒有人知道,莉莎比學校內任何人都想爬到更高的地方,她想到中央市去,那裡不僅有國家鍊金術師機關,還有軍方最好的射擊練習場,但是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得到拔擢;她每天兢兢業業地把握任何學習的時間,在射擊場練習好幾個小時,只為了能夠在團體中脫穎而出。

 

她一天只需要五個小時就能睡飽,前提之下是早上有喝茶,這是從她大學以後就改不掉的壞習慣。

 

十一點半了。莉莎從床上跳了下來,將金髮盤起,發誓一定要在最近去把它給剪了。她把藍色的褲管塞進軍靴裡,披上黑色的軍用大衣,軍階在她的肩章上閃耀,然後拿起她的馬克杯離開房間,沿著昏暗的路走向還明亮著的食堂。

 

作為學校內唯一的選擇,以及服務一些二十四小時輪班站崗的士兵,食堂通常在任何時間都處於燈火通明的狀態,並且為那些錯過飯點的人提供餅乾之類的乾糧果腹,茶壺和咖啡機也被準備的好好的。

 

莉莎站在飲水機前用熱水川燙她的馬克杯,然後從旁邊的籃子中取出一袋茶包,放進杯子裡,滾水沖到八分滿,再放縱的加一匙蜂蜜,完成。

 

她坐在位子上等待杯子裡的茶入味,晚上是不多不少的兩分鐘,白天則要最少三分鐘才夠;夜晚的檸檬茶是為了紓緩緊繃了一整天的情緒,早晨的一杯則是她努力的動力。她閉上眼睛,靜靜地呼吸著濃郁的柑橘香氣。

 

有人。剎那間,莉莎的笑容不見了,她瞪著那個站在她桌子旁有著一頭黑髮和銳利眼神的男人,隨即認出他就是那個前幾天早上在食堂死盯著她看的傢伙。

 

「嘿,」他匆匆忙忙地不請而坐,看起來有些心虛,然後搶在她站起來前發話:「聽著,霍克愛,關於前幾天… …」他擺弄手上還冒著熱氣的馬克杯,「我沒有要冒犯妳的意思,抱歉… …。」

 

她低估一聲:「嗯。」

 

「我猜妳可能會在幾個小時後來這裡,所以留在這等了… …我只是想跟妳說,我不會再用眼神冒犯妳了。我會坐得離妳遠遠的,不會打擾到妳的距離,妳不用為了迴避我而不吃早餐… …如果是因為我啦… …」

 

「你一直盯著我看呢。」

 

莉莎的指責讓他有點退縮,「不,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真的,只是… …覺得妳很好看而已,還有聰明。妳討厭別人的示好嗎?」

 

「也不是… …」莉莎盯著她的茶杯,皺了皺眉,「我沒有談戀愛的餘裕,也對那些把我當作獵物的豺狼虎豹沒有興趣,而且特別討厭從背後偷窺我的人。」

 

「妳肯定有很崇高的理想吧,從妳的學習態度就看的出來了,我聽說妳的射擊成績高的嚇人,有槍在手的妳是無敵的。」

 

「大家這麼說我嗎。」

 

「妳的目標是什麼?」

 

「什麼?我… …我只是想從這裡畢業,拿張漂亮的成績單,然後找份相襯的工作。」和這個男人談話有點不舒服,她也不想和他分享什麼理想抱負。

 

「作為一名狙擊手,」他沉思道:「也許妳該到中央市去,我也想去那裡。」

 

她抬起頭看他。除了她也有人想去中央市?她連這傢伙的名字都不知道,但莉莎記得自己從來沒有在射擊場看到他過。「是嗎?那離這很遠呢。」

 

他趨身靠近她,像是要講什麼不能說的秘密一樣,「沒錯,我正在準備國家鍊金術師考試。」

 

「你會鍊金術?」

 

他自豪的點了點頭,「我父親從我十歲的時候就開始教我了,直到他過世為止。我打算成為國家鍊金術師然後加入中央市的軍部。」

 

莉莎有點驚訝,稍微對這個男人敞開心胸了一點;羅伊感受到了她軟化的態度,溫柔的笑了。

 

「我也想去,中央… …我想去中央接受那裡的狙擊手訓練。」

 

「這聽起來適合妳多了。」羅伊咧嘴一笑,喝了口茶,眉毛馬上皺了起來,「好苦啊。」

 

「你在喝檸檬茶阿。」莉莎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

 

「是啦,」他尷尬地盯著手上的杯子,「食堂的架子上沒有蜂蜜,所以… …」

 

她讓蜂蜜罐沿著桌面滑過去,「在這,被我拿走了。抱歉,我沒想過食堂裡面會有人需要它。」

 

「謝謝。」羅伊拿起她的湯匙,小心翼翼的挖了一勺。她應該生氣嗎?莉莎想著,然後輕輕地笑了。

 

「有什麼好笑的?」

 

「不,沒什麼。」她從羅伊伸出的手中接過湯匙,「你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吧,可是我還不知道你的呢,鍊金術師先生。」

 

「我叫羅伊,」他開心又急切回答:「羅伊‧馬斯坦古。」

 

*****

 

隔天早上,馬斯像往常一樣起身,低下頭去喊下鋪的羅伊起床,沒料到他的床鋪竟然空蕩蕩的,只有摺的好好的棉被疊在一角。

 

馬斯打了個哈欠,身手俐落地像隻野貓一樣跳下床,著地,他坐在羅伊的床位上著裝,穿上軍靴,把頭髮梳得整齊,然後去食堂吃早餐。這傢伙上哪去了竟然沒叫上我,八成是去偷看霍克愛下士了。好吧,如果羅伊沒空理他了,他還是有很多朋友可以一起吃早餐的。

 

他跟著一群昨晚一起打撲克牌的同學走進食堂,盛了一大盤的炒蛋和培根。他們坐在離門口不遠的位子上談天說笑,一個熟悉的背影突然映入了馬斯的眼簾,那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嗎,他竟然坐在霍克愛平常坐的那張桌子那裡… …

 

他還來不及把嘴巴裡的炒蛋嚥下去,天阿,羅伊,你今天真的死定了!

 

令他震驚的是,旁邊的霍克愛小姐看起來一點都沒有不滿的樣子,她一手撐著臉頰,一手攪拌著她的白色馬克杯;馬斯不敢置信地盯著,他們看起來聊得很愉快,霍克愛略帶倦容地笑著聽羅伊說話,揉了揉眼睛,羅伊也是。

 

「這真是,我不相信,」馬斯大叫出來,其他人一臉疑惑的看著他,他搖了搖頭表示沒什麼,待會他一定要讓羅伊給他個交代。這個傢伙是怎麼辦到的,到底是做了什麼阿!?

 

在另外一張桌子上,羅伊一臉愁容的望著他的第十六杯檸檬茶,莉莎看的笑了,將蜂蜜罐,以及她的湯匙遞給他。

 

**********

 

所以喝那麼多茶真的不會咖啡因中毒嗎呵呵。

 

一開始看到標題的時候我還以為是什麼羅伊加班莉莎泡茶給他喝之類的劇情,沒想到竟然是AU,我通常不是很喜歡看AU的同人文,但是這篇實在是蠻有趣的我覺得。

 

我檢討了一下,為了讓翻譯看起來像中文一點… …在不影響文義的前提下,有些地方我沒有逐字逐句翻,不知道有沒有讓文章比較順一點(苦惱))

 

根據文中設定,莉莎應該是羅伊和馬斯的學姊吧,然後他們是新生?作者對莉莎的軍階用Private表示,我查了一下發現應該是指一等列兵或二等列兵,可是鋼鍊的世界觀設定裡沒有士官以下的軍銜… …所以我擅自把它改成下士了。作者應該是表示在軍校中念到中高年級就可以有軍階的意思吧,嗯?

 

題外話,這種劇情實在很像王道偶像劇XDDD

 

感謝閱讀<3


P.S.我昨天本來在翻Ruby throat(FF上評價很高的那個)的序章,翻的我肚子那個痛阿,我還是別碰中長篇了... ...

评论 ( 7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