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Hawkeye is WHERE?尋找霍克愛By T-Phon

原文網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292911

 

「妳打扮的真好看阿,霍克愛中尉。要去約會嗎?」哈博克坐在他的座位上,上下打探她;她換上了早上上班時被她放在包包裡帶到辦公室的那套洋裝,鬆開髮夾讓一頭金色的燦髮散在肩頸上,甚至少見的上了妝。哈博克暗自想,要是馬斯坦古上校在場的話,一定會被迷得神魂顛倒,可惜他整個早上都被困在晨間會議中了。

 

「我要去和一個軍校時的老朋友吃頓飯,我們已經好幾年沒見面了,也許會聊蠻久的吧。」她把折得整齊的軍服放進包包中,好像是打算在返回崗位前換回來,「可以請你轉告上校我會在午休時間過後一點時間才回來嗎?」

 

「沒,沒問題。」在看見霍克愛俐落地撩起裙襬,把手槍插進綁在大腿上的皮套中時,哈博克的漫不經心瞬間消失。

 

「謝謝你,哈博克少尉。」

 

霍克愛前腳剛踏出辦公室的門,普雷達後腳就進來了,他剛才去把早上處理的公文交出去。「中尉是要去哪裡啊,打扮成這樣?」他看向哈博克,後者正望著霍克愛離開的方向,一臉不懷好意地笑著。

 

「她好像是說,要去和一個軍校時的老朋友約會。」哈博克哼著聲假裝認真的處理桌面上被他放了一個早上也沒動的公文。

 

「蛤?約會?」普雷達聽著瞪大了眼,走回自已的位子上,「真不知道上校聽到了會怎麼想。」他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才想起了些什麼剛才被交代的事,「喔,文書室的葛洛莉亞在找你,她說她們下午要打掃儲藏室,需要幫手。」他頓了頓,「她還特別提到,也許可以她可以跟你去吃頓晚餐,如果你去幫忙的話。」

 

哈博克開心的跳起來衝出門,椅子被推到了一旁,「待會見!」普雷達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幾秒後突然又從門後冒出一顆頭來,「對了,霍克愛中尉要我們轉告上校說她下午會遲到一下子,約會嘛。」

 

「知道了。」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普雷達認分地隻身待在辦公室埋頭苦幹,然後菲利結束了他的午休時間回來了,開始修理他那台壞掉的老收音機。在他調整零件的同時,電台的金融廣播節目聲忽大忽小的從那破舊的玩意兒中傳出,整個辦公室內開始充斥著惹人心煩的雜音,直到普雷達終於受不了了對他使了個眼色要他戴上耳機為止。

 

一陣饑餓感突然從下腹傳來,普雷達瞟了一眼時鐘,該是時間換他去休息了。馬斯坦古上校已經去開了四個小時多的會了,他被放出來時肯定會滿臉屎色,他一定要技術性的避開這樣的場合。

 

於是他走到菲利面前揮揮手引他注意,「嘿,菲利。」

 

菲利拿下一邊的耳機,試著能聽得更清楚一點,「是?」然而從另一耳傳來的「金融(finances)」電台的嘲雜聲大大地干擾了他,他只能勉強地從對發的嘴型判斷。

 

「我要去吃午餐了,如果上校比霍克愛中尉早回來的話,她要我們轉告上校她和男朋友去約會了,會遲到一點。」

 

菲利一臉驚訝的看著他,「好,好的!」他應該沒有聽錯吧?恩?

 

普雷達離開不到十分鐘,馬斯坦古跺著腳回來了,他憤恨地重摔上身後的門,「四個半小時!居然浪費了四個半小時在決定要不要介入西部市的農業問題上!有必要嗎!?」他喘了口氣,視線環繞了一圈空蕩蕩的辦公室,「其他人該死的都跑到哪去了?」

 

菲利戰戰兢兢地拿下耳機,眼神小心翼翼地穿過桌上的重重障礙,向心情極度不好的上司報告,「這個,我不知道哈博克少尉去哪了,但普雷達少尉是去用午餐了。然後,阿,霍克愛中尉… …」

 

「不重要,菲利。我只想知道我的副官去哪了?」

 

「她出去和未婚夫(fiancé)共進午餐了。」

 

瞬間,馬斯坦古盯著下屬,愣在原地,他吞了吞口水,擠出一絲聲音,「霍克愛中尉沒有未婚夫,有的話我怎麼會不知道!?」

 

菲力像是一隻被逼到絕路的小白兔一樣冷汗直流,顫顫發抖,「普雷達說是她要我們轉告您的,她會晚一點回來因為她要和未婚夫出去… …」他越講越虛,越講愈小聲。

 

然後,眼前火冒三丈的上司吼了一聲就衝出了辦公室。

 

「馬斯坦古上校!您要去哪?」菲利試圖叫回他,想當然而沒有用。

 

「她怎麼可以就這樣訂婚了,我反對!」他對背後菲利的喊聲置若罔聞,大步向司令部的門口走去。

 

他第一個巡視的地方是一條距離司令部很近的商店街,街上兩旁都是餐館,在軍部頗受喜愛。當他看見霍克愛時,她正從其中一間餐廳走出來,身上已經換上原本的軍服了,旁邊一個人也沒有。

 

霍克愛也發現他了,她一臉困惑地看著氣沖沖地朝她走來的上司,「您在這裡做什麼阿,上──」

 

馬斯坦古大力地抓住她的手臂,硬生生把她押在餐廳外的磚牆上,然後他終於忍不住開口:

 

「妳要結婚了?」

 

霍克愛被問地腦筋一片空白,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面前表情複雜的男人。

 

「這是真的嗎,莉莎!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這麼久了… …結果我居然是從肯恩‧菲利的嘴巴中聽見這件事!?那傢伙是誰?為什麼我從來都不知道?既然妳訂婚了,他怎麼能在和妳吃完午餐後馬上就溜的不見人影!?」他氣的眼睛發紅,青筋浮起,鼻孔冒氣。」

 

霍克愛終於忍不住了,上司到底是從哪裡聽來著錯誤的消息,不對,她留的口信也變調的太誇張了吧,她想著,然後忍不住笑出聲來,越笑越不能控制,越笑越大聲,眼淚都從眼角泛出來了。

 

「什麼,妳幹嘛笑?這有什麼好笑的?」

 

「笑你啊,怎麼會這麼狼狽阿,你沮喪的樣子。」她取笑地看著他。

 

彷彿是被感染般,看著大笑的她,馬斯坦古也收起了氣哄哄的臉,嘴角扯一扯,笑了,「所以,妳… …沒有要訂婚?」

 

霍克愛一臉理所當然地搖頭,「我剛才是和蕾貝卡‧卡達莉娜一起吃午餐!」她深吸了口氣,平復呼吸,「我一開始不跟哈博克少尉明說是因為他們兩個以前有過一段,他知道蕾貝卡過來了卻不想聯絡他後一定會很難過;然後,我當然沒有要訂婚,你這個大笨蛋!」她把壓在面前的上司推開,一把跩過他的手臂朝司令部走回去。

 

「我們回去以後我一定要宰了那幾個傢伙。」馬斯坦古無奈的扶額,任由副官拉著他,偷偷享受身旁的溫暖。

 

「算我一份。」他們相視而笑,她沒想到自己的午餐約會竟然還能搞出一整齣戲來。

 

他們一路上安靜地走著,珍惜著這一小段相互伴隨,肩並著肩的時光。當他們走回辦公室時,連菲力也不見蹤影(大概是害怕到找個地方躲起來了),裡頭空無一人。

 

他們在馬斯坦古的位子前停了下來,他轉身看向她,「妳會跟我說的吧,中尉?如果妳真的要,真的要和別人在一起了──」

 

霍克愛挑了挑眉,伸手拉他的衣領,將嘴唇覆上他的,霎時間,兩人周圍的空氣彷彿靜止了一般;當馬斯坦古反應過來,打算將她拉近以加深這個吻前,她乾脆地退開。他無言地看著副官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來。

 

「看吧,閣下,您不用擔心這個。」她拿起桌上的鋼筆,俐落地一甩,開始批改面前的公文。

 

哈博克呆站在靠近走廊的窗外,手上的菸已經燃盡成灰落在地板上。

 

「哇。」

 

**********

 

很可愛很簡單又很簡短的一篇,有意無意地傳話錯誤導致誤會。

 

我覺得最後強吻(恩?)羅伊的莉莎好帥氣喔,GJ!

 

因為整篇作者幾乎都用姓氏來寫,我就直翻了,「馬斯坦古和霍克愛」跟「羅伊和莉莎」的感覺果然還是有一點不一樣啊,說不上來地。

 

是說有好多好多文都把哈博克和蕾貝卡配成一對,可是我記得這兩個人在漫畫裡好像沒有被很深的著墨,還是我忘了?

 

最後哈博克其實是說Damn,這個Damn的意思到底是指「哇塞他們居然親了!」,「哇勒這下子我要怎麼進去」還是「握曹白忙了一頓連個約會都沒有還讓我看到這個」呢?哈哈

 

感謝閱讀<3

评论 ( 11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