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Someday終有一天By Bookwrm389

(溫柔和惆悵的極致)

 

原文網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179775/1/Someday

 

簡直就像是剛經過戰火摧殘的士兵一樣,這是在羅伊輕輕地推開房門,看見病床上打盹的那對夫妻後的第一個想法。儘管穿著不合身的病服,葛蕾西亞還是一臉疲憊卻安寧的蜷曲在丈夫的胸膛上,馬斯則是躺在枕頭上輕聲打鼾,原本掛在鼻樑上的眼鏡被他摘了下來,隨意地扔在一旁的床舖上。

 

羅伊低頭看著自已手上那剛從醫院樓下的咖啡店狼狽地端上來的三杯咖啡,又抬頭望向他們,不禁嘆了口氣。他放下馬克杯,不發一聲地顛著腳穿越病床到廁所去洗衣服上的咖啡漬。

 

那時,他在走道上就能聽見嬰兒震耳欲聾的啼哭聲,響得不得了,羅伊發誓他這輩子還沒有這麼接近耳鳴的時候。當他們得到許可時,身旁的好友立刻激動的奔跳著衝進產房。負責接生的醫生滿手鮮血,產台上的葛蕾西亞慘白著臉,朝他們虛弱地扯了個微笑,馬斯則是眼眶泛淚,抖著手接過哇哇大哭的女兒,小心翼翼的捧著。

 

這就是他和小艾莉西亞相遇的過程。

 

羅伊拉了張椅子,在病床邊坐下來,淺酌一口咖啡,整了整凌亂的頭髮。一道光線從簾子的縫隙間透了進來,他這才發現已經天亮了,艾莉西亞出生前他一直和馬斯處於高度警戒下,直到現在都還沒闔眼過。

 

當他一鬆懈下來,腦子裡就開始回放分娩時血紅的畫面,以及摯友在聽聞妻子失血過多,以為自己會從此失去全部時崩潰痛哭的模樣。所幸後來母子均安,迎接他們的不是失落的黑暗,而是充滿希望的黎明。

 

羅伊想著,他要好好地報答那些化險為夷的醫護人員,金錢的援助在軍方成立的醫院裡貌似是可行的?他在心中暗自記下筆記,等等要和霍克愛討論討論… …

 

一絲微弱的聲響把他從沉思中拉回現實,手中的咖啡不小心灑了出來,燙的他痛叫一聲。那陌生的怪聲持續著,他環顧四周,猜想或許是什麼蟲子之類的。在他終於找到聲音的來源時,懼怕卻沒來由地爬上心頭。

 

「噢,不是吧… …」羅伊盯著病床旁的搖籃,乾啞地嘟囔,新生兒的哭聲更大了點。他恨不得此時的自己也是睡著的,但又不忍心叫醒病床上皺著眉昏睡著的葛蕾西亞,她還處在失血的痛楚中尚未回復,一旁的馬斯也累壞了,在跨入新手爸媽的領域之前,他們值得好好休息一番。

 

於是乎,為了不讓友人被吵醒,羅伊又是緊張,又是不情願地起身走向搖籃。艾莉西亞小巧的頭和藕節般白淨柔軟的小手從毛毯中探出來,她望著羅伊打了個嗝,又繼續哇哇大哭。

 

「噓,安靜點好女孩,」羅伊碎念著彎下腰妄想可以用身子阻隔嬰兒的哭聲,「求妳回去睡… …讓爸爸媽媽休息一下再來應付妳吧。」

 

艾莉西亞在聽見他的聲音時安靜下來,羅伊不禁在心底替自己絕佳的嬰兒溝通技巧歡呼,但當他停止說話時,搖籃裡的小傢伙又皺起臉開始哭泣。沉睡中的休斯此時咕囔一聲,羅伊頭疼不已,誰能來教教他如何對付大哭的嬰兒啊?餵她?他又變不出葛蕾西亞的母奶來,光想就覺得馬斯會把他給宰了;換尿布?天啊… …

 

他苦惱地伸出手輕撫小嬰兒柔軟的,毛絨絨的頭髮,隨後驚訝地發現艾莉西亞在自己的安撫中漸漸地停止哭泣,平靜下來。他緩緩地將手指滑過她的臉頰,她小小的嘴巴含住他的指關節滿足的吸吮著。羅伊笑了,「看來妳也不是這麼難取悅嘛,」他又埋怨道,「要是所有女人都這樣就好了… …」

 

一陣子過後,艾莉西亞才發現他的手指並不是母奶的來源,她停了下來,但仍依戀著眼前的大拇指,雙手緊握不放。那睡意湧上的小臉看的羅伊心都要化了,他動起了將她抱起的念頭,卻又一震,「你在幹什麼啊羅伊… …你不是不喜歡小孩嗎?他們就像小狗一樣… …」

 

他微微挪動手掌,想從艾莉西亞小小的束縛中掙脫,這小傢伙卻抓得更牢,羅伊無奈地瞟了一眼一旁的馬斯和葛蕾西亞,他們應該不會介意自己稍微把女兒抱起來哄一下吧,他只是為了安撫她,要她睡著而已。

 

羅伊戰戰兢兢,一點疏忽也不敢的將左手的手掌伸到她的背後,支承她的後腦勺,右掌則是撐著下半身,然後保持平衡的將她從搖籃中托起來。小嬰兒輕的叫人不敢相信,他驚訝地想著,並發現他們是多麼的脆弱,經不起一點搖晃和疏忽。小艾莉西亞在他的雙臂中不安的蠕動,他趕緊將她靠向自己的胸懷摟著,像剛才馬斯醒著時做的那樣,但好友做的看起來比他輕鬆多了。他抱的手痠,卻擔心若自己一有動作,小女嬰會更有精神,更睡不著。艾莉西亞早就不哭了,但她笑著臉依偎在他懷中的模樣實在刺眼的清醒。

 

「嘿,這裡不是──」胸膛上傳來襯衫被口沫潤濕的觸感,羅伊慌張地在艾莉西亞透過布料啃咬他的胸口前將她輕揣開,「相信我,這是妳最不可能找到母奶的地方了… …」他柔聲指責她,「這裡半個護理師也沒有,我該去外面替妳找找。」卻沒有付諸實行。

 

羅伊百無聊賴地抱著她,在病房裡來回漫步。他走向布簾緊閉的窗台,一絲微弱的光線照到他和……(他想他可以稱她作)他的乾女兒身上。窗外的世界正開始喧鬧,遠方鳥聲宛轉,高樓下還時不時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聲,隔壁房隱約透出另一個新手媽媽極盡溫柔的搖籃曲,羅伊不禁隨著旋律搖擺起來。艾莉西亞的眼睛睜的更開了些,翠綠的眼瞳泛著水光,神采奕奕地,他想起一名護理師說過,所有新生的生命都帶有這樣的眼神,那是最純粹、珍貴而飽滿的顏色。

 

艾莉西亞對他微微一笑,像天使一樣,羅伊也舒心地笑了。半個日子前還縮在葛蕾西亞的子宮裡的她,現在就在他的雙臂間蜷曲,溫暖地、真實地、活生生地。彼時她呱呱墜地,被休斯像珍寶一般捧在手掌心上的模樣還歷歷在目,羅伊頓時對創造了這個美好小生命的馬斯夫婦肅然起敬,人們總說擁有嬰兒是人生中的奇蹟,他覺得自己似乎能夠懂的箇中道理了。

 

作為一名鍊金術師,和一名軍人,這也許是他這輩子最靠近奇蹟的時候了,他無法將視線從自己懷中的小女嬰抽離,他低下頭輕輕地蹭她細軟的毛髮,感受她規律的吐息和有力的心跳。

 

然而一道聲響讓他回過神來,他發現了門口的人影,僵著身轉過去;霍克愛中尉也愣在那裡,一手提著一只布袋,另一手還掛在門把上。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不發一聲的笑了起來。

 

「我,噢,」羅伊感到有些慌張,視線來回在她們之間移動,「她剛才… …我只是… …」

 

莉莎笑得更兇了,羅伊心虛的看著她,嘆了口氣,「妳站在那兒多久了?」

 

「是挺久的,」她看向床鋪上熟睡的兩人,壓低聲音,挖苦的說道,然後悄聲走進房間,「一切都還順利吧?您一直沒有再打電話給我,所以我有些擔心… …」

 

噢,沒錯,他上一次和她通電話還是午夜時,那時艾莉西亞還沒出生,他應該在第一時間通知她的,但在那之後的一連串事情忙的他渾身乏術,他無奈的低頭看懷中的嬰兒,莉莎好像就懂了,她將手上的布袋放在羅伊方才坐過的那張椅子上,「我是想您大概需要換套衣服,」她又走向上司,並在他面前伸出雙手,「換個手吧,上校?」

 

羅伊猶豫了一下,同時對於自己的不捨感到不敢置信,在此之前他明明都還是另一副不喜親近小孩的模樣。就像是將人生和夢想託付給眼前的女人般,他珍重的將艾莉西亞捧到她的臂膀中。莉莎一面新奇的看著他少有的緊張的臉,一面接過這溫熱柔軟的小生命,第一眼,她就被她給擄獲了,她看著艾莉西亞潔白的小臉,水潤清明的眼珠子,掛著口沫勾起著笑的嘴角,莉莎抱的更謹慎了,她好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壞了這美好的生物。

 

「小心點,她可是會咬人的,」羅伊提醒她,換來副官的一記白眼,他打趣的端起桌上的咖啡,「還有流口水。」

 

「小嬰兒都會這樣的,上校。」莉莎理所當然道,彷彿附和般,一串唾液就從艾莉西亞的嘴角流了出來。她輕淺地用袖口擦拭它,眼神中透著一點點的無措和擔憂,羅伊看得失神。他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極少數有特權可以看見霍克愛中尉滿溢慈愛的神色的人了,盡管那不是對他。他的腦中突然浮現一道陌生的景象,莉莎‧霍克愛和她的孩子... …

 

羅伊清了清喉嚨,「中,中尉,」他假裝漫不經心地問道,「妳想過有一個自己的嗎?」

 

「您是指,小孩嗎?」莉莎不假思索的回道,「可惜,我已經有一個照顧的夠嗆的了。」

 

「一個──?」羅伊結巴著,然後會意到她話中的含意,「噢,哈哈,我比嬰兒還難對付嗎?起碼妳不用替我換尿布啊,中尉。」

 

「慢慢來吧,上校。」

 

「中尉,」羅伊正經地盯著她,我是認真的。她嘴角上掛著的笑容突然就滑落了,不發一語的看向懷中的嬰孩。她以為自己能夠永遠逃避這個問題,就像過去的幾年那樣。

 

「我,我不知道您這麼喜歡小孩子呢,上校。」她低聲細語,我以為這不是你想要遇見的未來,和我,或是其他人。

 

「我隨時可以打破原則。」特別是和妳一起。

 

莉莎還來不及答覆,門外走廊上早餐車被推過的巨大滾輪聲響打斷了他們,那聲音來的太突然,嚇得他們驚跳了一下,艾莉西亞又哭了起來,羅伊痛苦的皺眉,莉莎一邊感嘆小嬰兒的情緒變化多端,一邊搖晃身體試圖安撫她,卻沒什麼效果。她示意要把嬰兒轉交到羅伊手上,但他向後退步,「嘿,妳怎麼能肯定我知道該怎麼做?」羅伊哼聲道。

 

「您比我更清楚如何讓她平靜下來,上校。」莉莎用命令的語氣請求他。

 

「她剛才沒這麼容易哭的!」羅伊反駁,「而且,妳比我更適合這個。我是指,妳畢竟… …」

 

莉莎愣住,霎時臉色就冷了下來,羅伊無措的看著她。「抱歉,上校,」她冰冷冷的問道,「您是指我應該要像個對付哭泣小嬰兒的專家,就因為我是個女人嗎?」

 

白癡、蠢貨、王八蛋,羅伊在心中咒罵自己,你怎麼能說出這麼帶有性別偏見的話… …

 

羅伊苦於打破沉默,此時背後傳來一陣微弱的竊笑聲,他轉頭看向在床鋪上裝睡的好友,被單下抖動的肩膀早就出賣他了。

 

「休斯… …」

 

「喔,可惡,」休斯語帶睡意的對枕邊人笑道,「我們被抓包啦,甜心。」

 

葛蕾西亞輕嘆口氣,睜開眼睛,撐起身子說道,「沒關係啦。我來照顧她吧,霍克愛小姐。」

 

莉莎穩穩地走到床邊,慎重將手中的嬰兒交給她的母親。這兩名狼狽的軍人眼睜睜的看著剛才還像小惡魔般哭嚎的娃娃,此刻在媽媽的胸脯中滿足而安寧的模樣,以及一旁眼神閃爍,散發濃厚愛意的休斯。羅伊不可置信的望向他的副官,對方對他投以同樣的眼神。您真的想要這個嗎,上校?

 

羅伊朝她擺了個鬼臉,隨後拾起莉莎給他帶來的裝有衣服的布袋子,「我到廁所換一下制服,去去就回。」我們等會兒再來繼續剛才的話題,好好的。

 

「等等,羅伊,我們正打算照張相耶!」休斯語氣宏亮的簡直不像是早晨剛醒過來的人一樣,「快!莉莎!去拿我的相機,我把它放在搖籃旁邊的櫃子上──」

 

「很遺憾,休斯中校,屬下必須回去辦公了,」莉莎拒絕他,羅伊聽見廁所門外離去的腳步聲,他於是也提起布袋跑出病房,衝向她。

 

他一邊走,一邊拉開拉鍊看袋子裡的衣服,裡頭裝著的竟不是被他放在辦公室的備用制服,而是一套他的家居服、棉褲、底褲和一雙乾淨的襪子。

 

「妳進到我家去了?」他驚訝地問她,「妳是怎麼辦到的?」

 

「當然是打開大門,然後走進去,上校,」莉莎毫無半點害羞或罪惡感的說道,「用您之前給我的鑰匙。」

 

「什麼時候… …?」

 

「好些日子以前了,為了以防萬一,您說的。」

 

「噢,所以妳也給我了… …?」

 

「當然沒有好嗎,上校。要是給了您,您一定會在一個月內就把它給搞丟。」

 

羅伊扁了扁嘴,沒有對她生氣的意思,他很快的把衣服重新塞回袋子中,「謝謝妳對我做的這些,中尉,我該怎麼報答妳… …?」

 

莉莎停了下來,「現在這樣就夠了。」她微笑著看他,「起碼忙了一整個晚上,您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上校,然後再來面對工作。」

 

「是啊,」羅伊低聲嘟囔,「我們都不用再回去了,免得休斯拿著女兒人生第一泡尿的拍立得照片向我們炫耀,我敢說要不是他是我最好的哥兒們… …」

 

羅伊頓了頓,發現莉莎早已沒有站在他的身旁,她正佇立在前方的嬰兒室前,目不轉睛的隔著玻璃盯著裡面的景色。羅伊悄聲朝她走近,和她並肩看著那小小生命們,大部分的孩子安詳地睡著,一些則帶著水汪汪的大眼好奇的盯著玻璃外的他們瞧,她不禁將手掌貼附在玻璃上,彷彿能碰觸到離他們最近的那個寶寶,彷彿她和他們之間的距離就真的只有一扇窗而已,然而她知道,那些嗷嗷待哺的嬰孩本就各自屬於他們的母親,就連綁在腳上識別用的紙環都是。

 

莉莎轉過頭去看他,「抱歉,上校。我只是… …有些分神了。」

 

「沒關係,中尉。」羅伊溫柔地回道。當他們邁開腳步,大步向前時,他輕輕地牽起了她的手,他的眼前閃過一些片段:盛大的婚禮樂隊、他堅定不移的握緊她的手的模樣、她鼓起的肚皮裡有他的孩子等。也許終有一天,他們都準備好了的那天,他可以把全世界的快樂都捧到她的面前,去彌補過去她人生中的那些不好的事,包括他造成的部分。

 

走廊的尾端傳來艾莉西亞洪亮的哭聲,羅伊放開她的手,笑著想:那時,他已經驗十足了吧。

 

**********

 

這篇文整體而言就只是一則新手乾爹v.s.嬰兒的小故事而已,但作者用了近乎流水帳的細緻程度在描寫羅伊面對艾莉西亞時,從抱著麻煩和嫌棄的心態到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上呵護的轉變。我在翻譯的時候也不由自主的想把腦子裡最溫柔的詞彙全部搬出來,但越是寫,心裡頭的感慨就越是深。

 

因為我們都知道三年多後,休斯就慘死在恩維的手下了,所以在看見他們對於女兒的出生如此珍惜的模樣時,才會有鼻酸的難過。我認為這篇文也回應到了羅伊在喪禮上哭泣的樣子,以及他替好友報仇時理智失控的畫面。

 

故事的中段時莉莎回應他:「慢慢來吧。」雖然聽起來確實有逃避的味道,但推算當時他們的年齡(26/24),看起來也是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拖延的感覺… …

 

我想在裡面登場的每一個大人,其實都明白軍人的生命飄忽渺茫吧,「哪天就死在垃圾堆裡了」,但休斯夫婦選擇了把握當下的幸福,因此小艾莉才會誕生在世界上;羅伊本來是不想的,卻在成為教父後改觀,莉莎怕是渴望的不得了,卻只能將念頭埋藏在心底深處。

 

好沉重啊,雖然很溫暖,但也很惆悵,這是我全部翻完的感想。

 

感謝閱讀<3


p.s. 我猜艾莉西亞第一次哭的時候他們兩個就開始裝睡了XD

评论 ( 5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