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The Ice Queen's Lament冰之女王的惋惜By Janieshi:1

原文網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0430199/1/The-Ice-Queen-s-Lament

 

馬斯坦古看著外頭無止境的狂風暴雪,牙齒不自主地打著寒顫。

「該死的!」他低聲咕噥。

 

只有離他足夠近的霍克愛聽到了他的聲音,為了不驚動其他人,她又向上司身邊挪近了點。

「上校?」她在馬斯坦古耳邊小聲問道。

 

「事情不該是這樣子的,」他反覆的抱怨,「幾個小時前我們就該抵達集合地點。」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他瞥了一眼坐臥在一旁休息的部下們。

 

在這次的軍事演習裡,他總共率領了二十五位士兵,然而現在每一個人都又濕,又冷,又餓的,還有些人在他們發現這個落腳的洞穴前掛了彩。

 

確實,碰到一些糟糕的情況在所難免,但單純以一個加強團隊合作能力的訓練而言,實在是有點超過;他們這趟出來被迫走過一堆陌生的地形,現在還困在這被冰風雪雨包夾的山洞中超過四個小時,已經是預估時間的兩倍了。

 

「老大,我們在這山洞裡留下記號然後離開,你覺得怎麼樣?」普雷達從馬斯坦古的另一邊插話。

 

「這件事剛才打前鋒的人就該做了。」馬斯坦古無力的嘆息,看了一眼他右方的那群年輕士兵們。

普雷達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那些剛加入軍隊不久的菜鳥們本該在他們抵達前先在前方偵查,並沿路做記號留給中鋒看的,但在過去的兩個小時裡,他們什麼也沒找著,除了這個小的可憐的洞穴外。

 

「在大雪中記號太容易消失了。」霍克愛輕聲補充道,馬斯坦古聽得發愁。

 

「我早該帶更老練的人來的… …但誰知道會變成這樣,這本該是個普通的演習不是嗎!?」

 

「不管怎麼說,要是決定駐紮在這裡的話,現在就得開始準備,」霍克愛安撫著他,「暴風雪越來越大了。」

 

「當然… …這該死的地方簡直堪比地獄。」馬斯坦古又嘆了口氣。

 

「但願古拉曼沒打算一年整我們一次。」普雷達也發著牢騷附和他。

 

「算了,普雷達,再抱怨也沒用,」馬斯坦古懷疑的想著,要是那老傢伙一開始就不單單把這當作常規訓練,而是另有隱情的話… …「中尉,妳說的沒錯,照這情況看來我們是不可能有辦法移動了,準備紮營吧。」

 

「「是。」」霍克愛和普雷達同聲答應。

 

「大家聽好了!」馬斯坦古起身喊道,眾人紛紛將視線投射過去,「計畫改變!我們要安頓在這裡直到暴風雪過去為止。」

 

隊伍裡傳來一些怨言,但還不至於到冒犯,所以被馬斯坦古無視了。他其實也不喜歡自己的決定,因此他沒辦法反駁部下們的牢騷。

 

「我們會安排人員輪流駐守,」霍克愛站在他的右方說道,「前鋒的隊員今天已經做了很多了,請你們盡量休息;貝克、戴爾和克勞斯,跟著我來,我們用抽籤的方式決定小隊的輪班順序。」

 

「謝了,中尉,」馬斯坦古很快的向她道謝,「記得提醒他們在這座山裡頭真的有狼群這件事,我之前警告他們的時候還被當作是開玩笑。」

 

「是的,上校。」她苦笑著回答。在他們出發之前,古拉曼也曾經告誡她過。每個粗心大意的人都已經葬身在布里克斯這樣的天險之地裡了。

“適者生存”,他們的長官如是說,並把這當作是大自然的考驗。據傳她還講過,愚蠢到被守備兵抓住的傢伙和脆弱到無法在戰鬥中自保的人都會被她毫不留情地從部隊中踢出去。

 

當士兵們在馬斯坦古的周圍認分的忙碌時,他其中一個心腹鬱悶的看了外頭的大雪一眼,把那早已空空如也的香菸盒揉成團紙球。

「情況簡直不能再更糟了。」哈博克無奈地嘆息。

 

… …然而出乎哈博克的預料,情況還真的更糟糕了。

 

雖然現在是正午,但隨著暴風雪愈加劇烈,黑暗非但沒有散去,反而更沉重了起來。風聲在外頭呼呼作響,篝火的熱量顯然嚴重不足,士兵們一個個肩並肩,背靠背,無助的窩在一塊取暖。時間越是推移,他們就越是不安。

 

哈博克以霍克愛在別的事情上還有用處為理由,堅持代替她成為第一個守衛的人,同行的還有普雷達和另外三個同伴,其中一個還是最近才調來東方軍的,他正祈禱著自己昔日在布里克斯要塞的同僚會出於對他的一點想念,從某處冒出來幫助他們。

 

為了確保一點光明,這五個大男人先是在山洞中備好柴火,然後才執行他們的任務。

 

與此同時,偵查隊的隊員們開始接連出現失溫的症狀,微弱的火焰完全無法暖和他們。馬斯坦古竭盡所能的減緩燃料的消耗,他用了他所知道的火焰鍊金術知識,想辦法提高洞穴裡的溫度,然而岩壁降溫的速度實在太快,冷風卻又不斷地從洞口吹進來。

他也精疲力竭,如同部下們一樣又冷,又餓,又必須時刻保持警戒,卻處於能量不足的狀態下,多方打擊使他無力不已。

 

當霍克愛分配好剩餘的輪班工作,並一一巡視了每個士兵的狀況後,她發現上司倚靠著岩壁屈身坐了下來,前額抵在膝蓋上,臉色蒼白的喘著氣。

 

「上校?」她緊張的關心他,馬斯坦古這時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嘴巴緊閉成一條線,霍克愛皺著眉在他的面前跪下。

 

「您受傷了對不對?」

 

「沒什麼,」他疲倦的回道,「一點瘀青而已。別說我了,其他人的狀況如何──庫柏呢?」

 

「還堅持著,他可是像您一樣頑強啊,雖然… …他還接受不了腿斷了的事實。」她沒有提起他的腿骨碎的太徹底,到了肉眼清晰可見的程度,以及他燒的越來越重,身子越來越虛弱這件事。在沒能得到立即的醫療照顧的情勢下,這樣的傷會要了他的命。

 

「該死的,」出於對副官的了解,馬斯坦古隱約猜出庫柏的狀況比她表面說的還不樂觀,眼下他們能替他做的卻是那麼的少,「暴風雪再加上天殺的落石,我們的運氣真是差到家了。」

 

霍克愛還沒能做出回應前,山洞的前方就傳來一陣騷動,瞬息之間,她雙手緊握槍械的蹲伏在馬斯坦古的腳邊,以自身作為他的肉盾。

儘管她在當下就認出那是布里克斯軍的人,大腦卻是在片刻之後才意識到他們是以”盟友”的身分到來的。嚴格的訓練使她專注在眼前的危險上,”必須要保護她的上校”如圭臬般刻在她的腦隨中,入侵者的出現讓她無法放下警戒心。

 

「站起來,中尉。」當在她身後的馬斯坦古開口時,她本能地放下武器,危機感仍在血管中沸騰。霍克愛的視線緊鎖在那剛進來的金髮女將軍身上,在和她四目相對時,她打了幾不可見的寒顫。

 

***

 

奧莉薇‧米拉‧阿姆斯壯少將步伐從容的走進狹小的洞穴中,彷彿連這裡也是她的領地內一樣。她冰藍色的眼睛掃射著四周的人群,找尋那傳說中的火焰鍊金術師。當她發現岩壁後方的馬斯坦古以及他的副官後,一時間她竟說不出話來。

 

以女性的角度來說,霍克愛其實並不算容貌秀麗,至少不是屬於古典美人的那種類型,但她深邃的眼瞳反映著奧莉薇的臉龐,那堅毅而自信的神態,猶如下一刻就會毫不猶豫地斬殺異己的樣子,讓奧莉薇覺得這女人簡直性感極了。

 

那金髮的女中尉蹙眉,將視線轉移到其他士兵身上,奧莉薇才反應到自己竟然在她身上分神了。她以比平常還要嚴厲的聲音發號施令,試圖將東方軍劃入麾下。

 

庫柏被他的隊友小心翼翼的抬到北方軍的醫療隊那邊,他們快速的檢查了他以及其他人的受傷情況。保暖的大衣和毛皮夾克被分送下去,部下們在她的跟前盡責的行動著。

 

當她把注意力轉回到馬斯坦古身上時,他已回復到蜷曲的坐態(臉色依舊蒼白不已),漂亮的副官直挺挺地站在他的右方,兩個人都盯著她看。

 

「去你的羅伊‧馬斯坦古,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女士,」他說。阿姆斯壯聽的嗤之以鼻。

 

「叫我長官。」

 

「長官,」他面不改色的更正道,「正如您所見,突如其來的暴風雪在演習中困住了我們,我們至少錯過了一個標示記號,有一支小隊已經走散了… …大概在距離這裡東北方的兩三公里處吧,我的三個部下在找標記時不小心被落石砸傷,其中一個撞斷了腿,目前狀況很不樂觀,還有四個正處於失溫狀態下──」

 

「這些我的醫療兵會想辦法處理,」阿姆斯壯不耐煩地打斷他,「古拉曼這傢伙,就只會丟爛攤子給我。」她發著牢騷,馬斯坦古和他的副官羞赧的聽著。(霍克愛怒不敢言,脹紅著臉的樣子在奧莉薇看來竟挺適合她的)

 

「是我的疏忽,長官,」他沉住氣,禮貌的回道,「當務之急我們必須立刻離開,據基地回報,下一波風雪會更加惡劣,眼下稍微停了,不能錯失這次機會。」

 

「好吧,」阿姆斯壯頓了頓,「我們等會再來清算這次人員損失的責任。」她瞥了馬斯坦古一眼,轉身離開。


/tbc./


**********


從愛心的數量上來看(笑),大家好像比較喜歡像尋找霍克愛那種短短的小甜餅,但是我看到這篇的時候覺得超帶勁的XDDD想一想還是選這篇了。

這篇的原文篇幅有點長,作者是拆成上下兩個篇章,我翻完上篇的時候字數就破六千了哈哈,最後決定分成三篇發,一個周末連更的概念。

背景應該是設定在他們剛認識的時候吧?


感謝閱讀到此的每一個你<3


((明天po第二回))

评论 ( 6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