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The Ice Queen’s Lament冰之女王的惋惜By Janieshi:3

隔天早上,阿姆斯壯少將起了個大早。她一進辦公室,就發現霍克愛中尉已經來過,又走了,在她的桌上放了一大疊處理完畢的公文;馬斯坦古上校也留了一張紙條,上頭用他含糊的口吻寫著,由於底下的人出了點差錯,他很遺憾無法即時和她匯報了,卻沒有提及細節。奧莉薇不滿的嘖聲。

 

邁爾斯少校在一旁提醒她,他們提交的那些資料已經通過程序了,以她的職權她沒辦法再扣留他們。

「此外,他大概是指那個骨折的中士,我今天早上聽到軍醫說他必須接受截肢手術了。」邁爾斯一邊說,一邊翻閱桌上的文件。

 

「如果是指這件事,那他早該在昨天就說了!」她怒吼道。

 

「馬斯坦古上校自己其實也受傷了,」邁爾斯補充,「我聽到兩個東方軍的人說霍克愛中尉知道他沒有告訴她這件事後,氣的朝他大罵了一頓。好像是斷了三根肋骨的樣子,直到今天早上他誰也沒提。」

 

「他?」阿姆斯壯不可置否的挑眉,「他又是怎麼搞斷肋骨的?」

 

「據說是在救庫柏中士的時候,為了替他擋下落石被砸傷的;不管怎麼說,沒出人命都是好事。」

 

「那個愚蠢至極的傢伙,」她嗤之以鼻,「他應該在當下就跟下屬反應了,時刻注意指揮官的情況是部下的職責。他們昨天要是被德拉古馬的人發現,當場就玩完了。」

 

「您說的是,長官。」邁爾斯喃喃自語,「在這樣險峻的環境中,即便只是肋骨斷裂也會大大的影響行動力,況且他們當時已經非常接近國界了。」

 

「若真的發生了什麼,那群東方綿羊才發現帶頭的那隻出了事,全員喪命我也不會意外。」

 

「是的,幸好一切都還在掌控範圍內,」他頓了頓,「還有什麼需要為您轉達的嗎?」

 

阿姆斯壯抿唇考慮著,「不用。」她下達指令,「我要給古拉曼一個提醒,東方軍是他的責任,而不是我的。」

 

邁爾斯對於上司刻薄的態度有些不解,但仍應聲答是。

 

***

 

奧莉薇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閱讀馬斯坦古和霍克愛留下來的那些文件,並通過電話和古拉曼將軍聯繫,大致陳述了她看到的情況以及得知對方提議策畫未來的東北聯合軍演這件事。

等到她全部搞定時,指針已經指向十二點了,布里克斯兵戰戰兢兢地看著穿梭在走廊上的,臉色難看至極的女王,其中一個不幸的和她對上了眼,被抓去進行了腕力比賽,然後一下子就慘遭秒殺。

阿姆斯壯打發他去找帕卡尼亞少尉──那唯一一個可以和她平分秋色的部下。

 

當她在原地等待部下的到來時,一旁的訓練場發出了不平常的騷動。

「裡面又在幹什麼了?」奧莉薇隨意的朝走向她的帕卡尼亞問道。

 

「在欣賞馬斯坦古帶來的狙擊手練習啊,老大,」他拉了拉肩頸的肌肉,「那些傢伙看她看得那叫一個專注!」

 

「她?」奧莉薇重複道,如果她沒有記錯,這趟跟著馬斯坦古出來的女人應該只有… …

 

「是阿,我記得她叫霍克愛,是個中尉,我還沒看到她本人,但我記得他們是怎麼稱呼她的,『老鷹的眼睛』,聽說她的準度已經接近完美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老大?」帕卡尼亞看著長官用鮮有的熱切眼神緊盯著訓練場。

 

「不了。」她回過神來,對於自己的失態感到懊悔,並暗自慶幸在這裡的人是怕卡尼亞,而不是邁爾斯,前者會忘的一乾二淨,後者會記的牢牢的,時不時提起來損她。

「我們來比腕力吧。」她半強迫的命令道,並施加給巴卡利亞超過他一個月以來所有訓練的那種壓力,帕卡尼亞這才發現長官似乎心情不好,只是想找人發洩而已,然而已經太遲了。

 

奧莉薇還是隔著玻璃從訓練場外觀望了。霍克愛確實十分優秀,她不僅僅只是在做常規訓練而已,而是一邊射擊一邊向身旁圍觀的人示範技巧。她甚至看見她親身教導一個年輕下士,耐心的調整他拿槍的姿勢。

 

阿姆斯壯記得那名下士的技術頂多稱得上是二流,然而他竟然在霍克愛的指導下連連射中靶心。隨著最後一聲槍響消退,他拉下耳罩,高興地轉身看著霍克愛,霍克愛也對他投以讚賞的表情,鼓勵的拍了拍他的肩。

另一個准尉也向她提出一個關於後座力控制的問題,霍克愛簡短的向他解釋,隨即伏下身來親自演練。

 

奧莉薇挑眉,看著她打出的一整排整齊的彈痕,它們之間居然能全部距離兩英寸,簡直稱得上是藝術了;雖然她傾向用刀劍戰鬥,不得不說,這樣子的程度絕非一蹴可及,想必是出自多年來的苦練。

 

直到哈博克為了傳話,進去打斷他們的訓練為止,奧莉薇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在門外看了一個多小時了。雖然霍克愛面不改色,奧莉薇還是發現當哈博克在她耳邊低語時,她的肩膀放鬆了些,她抬頭使了個眼色,他亦點頭答應。然後在眾人不捨的注視下,跟隨同僚離開了訓練場。

 

阿姆斯壯忍不住想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又自嘲那根本不關她的事,他們本來就不在她的麾下。她已經在她的身上浪費太多時間了。

諷刺的是,霍克愛其實早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她,卻沒有停下來招呼,而是選擇繼續自己的訓練,她的眼裡根本容不下第二個上司。

 

下午,阿姆斯壯少將試圖以工作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在意那金髮女人。當她離開辦公室,在走廊上撞見霍克愛中尉時,她既懊惱又快樂。

當奧莉薇叫住她時,她正走到走廊的中間,雖然仍挺直著背,她發現霍克愛的身子在聽見來人的聲音後幾不可見的鬆懈了一點,這讓她有點開心。

 

「阿姆斯壯少將。」當奧莉薇走到她身旁時,霍克愛朝她行了個禮。

 

「不必多禮,中尉。」阿姆斯壯不動聲色的觀察她,她看來十分平靜,想必那傢伙是沒什麼大礙了,不過臉色還是有些蒼白,眼睛也佈滿了血絲。

 

「告訴我昨晚發生了些什麼。」

 

「我對您沒有其他隱瞞。」她用疏遠的口氣畢恭畢敬的說道。

 

「我還沒看完妳所有的文件,介意向我口頭報告嗎?」奧莉薇撒了謊,她只是想知道霍克愛會怎麼回答,找個藉口趁她說話時跟在她身邊。

 

「遵命。昨晚八點我們已經和東方司令部取得了聯繫… …」

 

阿姆斯壯靜靜地聽著她陳述那些已經知道的事。她的口齒清晰,語調平穩流暢,幾乎沒有多少停頓,她甚至懷疑昨晚的任務報告是她寫的… …但不可能,根據昨天她聽到的,霍克愛和哈博克的談話,那一行行凌亂潦草的字跡顯然是出自馬斯坦古的之手。

 

良久,當她們看見食堂的大門時,阿姆斯壯打斷了她,「妳是指妳的上司打算為這次的演習過失全權負責?」她不客氣的問。

 

「是的,長官。」她的口氣竟有些急躁。

 

奧莉薇饒富興味的想著,她很明顯不贊同上司的決定,「但這不是他的錯啊。」霍克愛眨了眨眼,似乎有些動容。

 

「作為指揮官,他只能承擔屬下做的所有決定,犯的所有錯誤。」

 

「是這樣沒錯。」奧莉薇沉默了。儘管不認同,她也不會違背她的上校的命令,即使察覺到那可能對未來有害… …這樣的忠誠,真的是單純的上下屬關係會有的嗎?馬斯坦古何德何能有人這樣為他傾身付出?

 

霍克愛中尉突然停下腳步,轉向奧莉薇,一臉嚴肅的看著她,「請容我說一句話,長官。」

 

「請講?」

 

「真心感謝您昨天對我們做的,我代替整個隊伍向您表達敬意,若不是北方軍及時救援,我們可能全喪生在山洞裡了;可以請您告訴我搜查長的名字嗎?我還沒能當面向他道謝。」

 

「… …他是帕卡尼亞少尉。」奧莉薇愣了愣,沒想到她不僅實力高超,連禮數都替長官做的那麼齊。

 

「非常感謝。」霍克愛再度朝她行了個軍禮,這次阿姆斯壯也向她回禮。

直到霍克愛轉身離去時,被留在原地的她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被她的話術擺了一道:疏遠而恭敬,不失禮節卻不做二心的暗示自己對上司的耿耿忠心。

 

這令人既著迷又沮喪的女人,奧莉薇討厭對任何人死纏爛打,卻又不甘心如此優秀而忠實的人才在眼前溜走。

她最後還是選擇保持自尊,去享用她的晚餐;她想起來自己該找時間向邁爾斯告知違禁品搜查的必要,同時忍不住設想假如自己在歸途中再度碰見霍克愛的話,順便邀請她喝一杯應該還算得宜吧?就選白蘭地,肯定比他們昨晚那瓶杜松子酒好喝的多。她們可以友好的分享酒精,討論霍克愛的職場抱負。

 

當她走進食堂時,她的首席醫療官急忙跑向她,報告庫柏中士和其他傷者的情況,她心不在焉的聽著,然後驚訝地發現霍克愛也在食堂裡,她的對面正坐著帕卡尼亞。

帕卡尼亞脹紅著臉,搔了搔頭,開心說了些什麼把她逗笑了。

 

那傢伙難道是在害羞嗎?阿姆斯壯感到荒謬。她接過醫療官遞來的資料表,仔細地看著上頭的條目,然後簽名;當她看見霍克愛準備起身離開時,奧莉薇放棄了原本的矜持,決定還是跟了上去。

 

原來霍克愛是打算回到醫務室裡去,奧莉薇藏身在她的視線死角,好奇地看著她躲進其中一個空的隔間之中。

是誰讓她如此小心翼翼?羅伊‧馬斯坦古?大概吧。難道霍克愛和她的上司之間真有什麼觸犯軍規的關係?短暫的安靜過後,奧莉薇輕輕地打開衣櫃的門,透過一絲光線查看門外的情況。

 

確實是馬斯坦古。

實際上,門外的人並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馬斯坦古站在醫護室唯一的窗戶邊,他的手掌輕貼在窗台上,手指蜷曲著,他的肩頸僵硬,全身的肌肉都非常緊繃,彷彿是條發緊的彈簧般,隨時都能彈出去。

他的副官陪在身旁,她不發一語,不觸碰他,只是和他一起看著窗外,她沉默的支持對他而言即是最大的安慰。

 

比起親密畫面,這樣的場景更讓阿姆斯壯震驚,如何才能有這樣的深厚關係啊。

 

良久,久到連阿姆斯壯都不確定自己在櫃子待了多久的時候,馬斯坦古突然使力,狠狠踢了腿邊的垃圾桶一腳,她不禁被聲響嚇了一跳。

 

當那桶子變形,飛到地板的另一邊時,霍克愛的睫毛連眨都沒眨一下。

 

「對不起,中尉。」他終於發話,帶著鼻音。

 

「您不需要道歉,上校,」霍克愛柔聲安慰他,「哈博克已經跟我說了,關於古拉曼將軍的回復。」

 

「『突然接到兒子的意外通知,庫柏的母親完全無法接受啊,她簡直要把司令不給拆了。』」他模仿古拉曼的語氣,「她試圖煽動媒體,古拉曼將軍最後不得不坦白事故的發生是出於庫柏中士的疏失,他的職業生涯已經結束了… …我必須在明天以前修改報告,否則會落下竄改事實的罪名的。」

 

「我明白了。今天下午的時候,我也和古拉曼將軍通了電話… …」

 

馬斯坦古倒抽了口氣。

 

「他也不想看到事情演變成這樣… …他承諾會盡力保全庫柏中士的名節。」

 

「了解… ...」

 

霍克愛沒有接話,他們再度陷入沉默中。

 

「需要幫您打掃一下這裡嗎?」霍克愛看著滿地汙漬。

 

「不,不用了,我自己會處理的,」他很快的拒絕,「妳真的該去休息一下。」

 

「是。」她仍靜待在旁。

 

馬斯坦古緩慢的穿過房間,撿起垃圾,把它們放回適當的地方,他僵著身體,彎下腰去收集,忽視站在一旁的霍克愛,當他拾起最後一個時,一支堅定的手臂撐在他的腋下,協助他站起來。

 

他這才注視著她,「我以為我已經告訴過妳了,去休息。」

 

「不要。」她反駁道。

 

「很好。」馬斯坦古笑罵,然後轉身離去。

 

霍克愛也跟了上去,馬斯坦古卻停下腳步。

 

「中尉。」他低聲警告。

 

「是?」

 

「妳要去哪裡?」

 

「陪著您回去。」

 

「我都要妳去休息了… …」

 

「您不是還不熟悉住的地方嗎,昨晚您在醫務室裡待了一整夜都沒回去,又沒有人通知您,我當然有義務承擔這個責任。」

 

馬斯坦古咕囔了一聲,聽起來像是”頑固的傻瓜”。

 

「您是阿,現在才發現?」她笑了。

 

「好啦,算妳贏了。」他埋怨道,「帶我去吧,我親愛的副官。」

 

「如您所願。」

 

門外的聲響漸行漸遠,隨著他們迴盪的腳步聲逐漸消失,阿姆斯壯這才放心的走了出來。經過了這次的”偷窺”,顯然霍克愛是永遠不可能會選擇離開他的。

 

「可惡的馬斯坦古,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fin./


**********


不,結束了優,奧莉薇。

啊......雖然很擔心大家不能接受這樣的冰之女王,因為不想虎頭蛇尾,我還是一口氣全部翻完了(我竟然飆了10000字))))))

整篇文大概是一個:羅伊→←莉莎←奧莉薇的基調,雖然人家莉莎自始至終都很忠誠就是了(幫女王QQ)

話說,我很認真的研究了一下作者在變換"阿姆斯壯"和"奧莉薇"的時候,是不是有什麼特殊涵義.........沒有喔,他只是很開心的換來換去,我就照翻了XD

因為下周會很忙,我在今天(10/13)一次翻完上下章,Rrrr已脫力。


感謝閱讀到此的每一個你<3

评论 ( 3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