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中篇‧佐莎】Pardon:章一

 『當你們依照自己的意思穿上軍服時,不是早就已經下定這種決心了嗎? 

如果不想這麼做,那就不要穿上軍服。

既然是自己選擇走上這條路,現在就不要裝得一副像是被害人的樣子。

如果覺得自己可憐,那就不要殺人。

不要背對死亡,看著前方吧。

從正面看著那些將被你殺死的人們。

然後千萬別忘了。別忘了… …別忘了… …

他們也不會忘記你的。』 

 

01

 

斑駁的草木,乾枯的荒漠,「老鷹的眼睛」隱沒在斷瓦殘垣中。

 

究竟流逝了幾個白天和黑夜,她其實也記不清了,只知道藏身在太陽照不到的陰暗角落,依照無線耳機內的指示,將子彈射穿敵人的腦門,精準地,如同上了油的機械般,不會鏽蝕卻滿布污漬。

 

接收指令,瞄準致命點,讓槍下的亡靈在瞬息間失去意識,盡好狙擊手的本分,同時在心底默念安魂詩,一句一句地唸,「願死者安息」,既矛盾又備感挫折;思緒凌亂時,還要拼命抑制牙關的顫抖。鷹眼幾欲發瘋,卻在回想起「那個人」的時候平復呼吸,皺緊眉頭繼續「工作」。

 

託付給「那個人」的鍊金術在戰場上大放異彩,將一切燒成焦炭的火焰諷刺地流竄在倒塌的磚牆間,她的胸口又涼、又疼,「該怎麼面對他呢?」,煩惱之際,馬斯坦古的身影映照在瞄準鏡中,以及躲避在他腳下的瓦礫堆,伺機刺殺他的伊修瓦爾人。

 

鷹眼不假思索地將準心對準那武僧,開槍之際背後突然遭受一記重擊,這是戰場上她的第一次失手,她倏地調整肩上的槍枝,鏡中浮現渾身浴血的羅伊‧馬斯坦古和攙扶著他不斷喊叫的年輕上尉。

 

淚水奪眶而出,鷹眼仰頭慘叫,跌跪在塔樓中。

 

02

 

莉莎猛然睜眼,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燈映入眼簾。她坐起身,額頭上的一滴汗便流了下來,背後的襯衫也濕了泰半。過了好久,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個噩夢。

 

在床尾睡得呼嚕嚕的疾風號偏了偏耳朵,察覺到主人的動靜,睜開眼疑惑地看她,莉莎苦笑著輕拍牠的腦袋,「沒事的」,不知道是說給牠還是自己聽。

 

身旁的人突然翻了個身,捲了一半棉被過去。鬼使神差地,莉莎伸出手指探他的鼻息,羅伊當然好端端活著(還佔走她的棉被睡得很香),她試圖在不驚動對方的情況下拉回被子,他卻把自己捆得更緊了。… …反正也睡不著,莉莎套上拖鞋,乾脆起床開燈。

 

裹著毛毯,莉莎推開書房的門走進去,深色的窗簾隨風輕飄,月光從窗戶外灑進來,照亮羅伊書桌上的文件。

 

她本來想拿起來,指尖卻在碰到封面頁時縮了回去,戰場上的硝煙漫火仿佛從紙面暈散出來。胃裡一陣翻攪,莉莎摀著嘴癱坐在椅上。此後,望著桌面陷入沉思。

 

03

 

上午九時,東方司令部,會議廳。

 

「接下來討論伊修瓦爾相關事項,」馬斯坦古少將頓了頓,翻開手中的文件,「資料都擺放在你們的面前了,請打開來看。」

 

伴隨著紙張翻閱的聲音,他繼續說,「封鎖地區開放後,我們一直致力於協助伊修瓦爾人返回『聖地』,以及在當地培育作物,增加建設等,幾年下來漸入正軌,這是大家一同努力的成果。」

 

圓桌前的軍人們鼓掌表示贊同,他們有些是馬斯坦古的舊部,有些則是在他回到東方掌權後,因為認同他的理念而選擇跟隨他的人。邁爾斯中校是其中唯一的例外,曾為「北壁」輔佐的他,為了伊修瓦爾一事主動請調,從北方的布里克斯要塞來到了東方的馬斯坦古麾下。

 

「但是,」馬斯坦古看了右邊位置的邁爾斯一眼,「今年夏天時,雨季延遲了,東南方的降水量不如預期,農作歉收,駐守在當地的哈博克上尉前幾周傳來了訊息,信上指出,旱災和糧食不足的問題遠比想像中的嚴重很多。」

 

「是否有從鄰鎮緊急調儲備糧過去了?」擁有農校背景,曾負責作物育種的奎因少尉舉手提問。

 

「有的。雖然只能應急,布勞巴赫的鎮長沃森上尉在接到請求後,已經派人運送了十車的小麥和甘藷,」馬斯坦古回覆他,然後像是想起什麼為難的事,口中的話斷了下來。

 

部下們帶著疑問的眼神看著他,他蹙眉繼續說道,「但是,據哈博克上尉所言,伊修瓦爾的僧正薩沙勒有一天帶著幾個教徒到指揮部去見他,說他感知到了聖地的旱災是伊修瓦拉神的警示,必須找回多年前失散的大僧正瓦丹舉辦祈禱儀式,否則明年的此時,旱災仍會重演。」

 

「什麼?」「不是單純的天氣異常嗎?」「哈博克這麼說?」窸窸窣窣的討論聲在會議廳裡蔓延開來,雖然知道少將一直以來都對伊修瓦爾的宗教報以尊重,但從崇尚絕對科學的鍊金術師中聽到這種話還是讓他們感到吃驚,尤其是在開會時。

 

嘈雜之中,一直沉默不語的邁爾斯開口了,他起身走到簡報板前,上頭貼著亞美斯多利斯的地圖,「雖然還沒被證實,據傳言,大僧正瓦丹在當年殲滅戰的時候,和一批族人逃到了南部的山區裡。」他手中的木棒在地圖上點了點,眾人的視線便匯聚到了那裡。

 

芬絲特瓦山位於南都和東都的交界,由於地理環境特殊,海拔不高卻長年繚繞雲霧,因此也有霧山之稱。

只有很少數的亞美斯多利斯人住在她的山腳下,戰亂時一群伊修瓦爾人來到此處,一開始為了藏身,後來則成了他們下半生落腳的地方。

馬斯坦古曾派普雷達到當地去,為殲滅戰時軍方的錯誤道歉,並釋出期望他們回歸「聖地」的善意,然而傷痕累累的他們根本不信任他,也不打算再次「離開」。

 

「總之,防患未然,我打算派幾個人到霧山去找伊修瓦爾的大僧正。」東方司令官擺了擺手,終於說出了今天開會的目的。

 

馬斯坦古自己也感到十分矛盾,從青少年時期吸收鍊金術知識的他,也可以說是一名科學家了,他對於所謂神諭其實並不相信,仍出於對伊修瓦爾族的虧欠決定接受薩沙勒的說法。

 

明明曾親手奪走無數褐膚紅眼之人的性命,卻在多年之後,腆著臉到他們的面前;明明說一萬次對不起也無法改變事實,卻選擇面對曾犯下的錯,拼命彌補。

這是他,他們的生存之道,痛苦卻不後悔。

 

「除了邁爾斯中校外,自願的人請站到我的右手邊來。」

 

馬斯坦古看著圍繞圓桌的部下,此時的他們顯得浮躁而坐立不安,東方司令部的人皆知道,少將從來都是個重賞重罰的人,此去要是順利帶回大僧正,成功舉行儀式,或許不只能真的避免旱災再次重演,還能軟化居住在芬絲特瓦山上的人的態度,絕對是大功一件,升官加薪指日可待。

 

半分鐘過去,方才發過言的奎因少尉率先起身走到了邁爾斯身邊,身材高挑的歐文上士成為第二個自願者,接著馬斯坦古的心腹普雷達上尉也挺著圓滾滾的啤酒肚加入對列中。

 

小隊的人數來到了他預期中的四人,馬斯坦古微微點頭表示滿意,「那麼就──」

 

此時,司令官左手方,坐在副官位上的人拉開椅子站了起來。

 

「屬下也要加入。」

 

那個時刻,不知為何,底下討論的聲音都像被捲走了一樣消失殆盡,清脆的女聲響盪在會議廳中,「絕對的霍克愛少校」在十數雙眼睛的注視下,於普雷達的身邊端正的站著。

 

大約是從幾年前他們回到東方市後開始,司令部便有「霍克愛上尉是絕對正確的」一說。個性隨和(到有點隨便)的焰之鍊金術師偶而還是會犯點偷懶之類的小毛病,而其副官,傳奇般的鷹眼那怕一次也沒有出過錯誤,總是盡善盡美的做好每一件事情,即使到後來她升上少校也一樣。

 

長官和副長官之間的關係也是東方司令部最廣為人知的祕密,什麼少校「曾經從大黑熊的口中解救少將」,「曾經連續熬了一個禮拜就為了幫少將改拖了一個月的公文」之類的消息不脛而走,還越傳越誇張。

… …當事人也光明正大的同居了,東方軍們反而比較在意什麼時候能吃到上司的婚宴。

 

而現在,馬斯坦古少將最珍視的副官(與戀人)主動提出參加這種可能一個月內都無法回家的任務,他們無不轉過頭去偷瞄少將的反應。

 

「可是… …」

 

阿,果然是猶豫的臉。

 

「請讓我去吧。」

 

「但是… …」

 

居然還露出小狗表情了。

 

「馬斯坦古少將,這是我個人的意願,請讓我加入尋找大僧正的小隊中。」霍克愛少校加重語氣,直視著他。

 

馬斯坦古鎖著眉頭看她,會議廳裡的空氣凝結起來,所有人都跟著感到緊張。

 

「… …好吧。」

 

最終,他妥協了。


/tbc/


**********


十一月的第一篇文,是構思了好久的正劇風格文章。

筆記本裡潦草的大綱漸漸累積起來了,我考慮很久,決定暫時停止翻譯英文的RR文,但是禮拜天還是會定期更新,目前是希望能先將pardon寫完。

開頭引用了金普利在漫畫第15集裡對羅伊說的話,大概一開始就讓人有「天阿也太沉重了」的感覺吧,雖然是很不輕鬆的主題,卡東卡西的寫完第一章時,我還是很開心。

能夠好好的說完這個故事就好了。

由衷感謝看完的你<3

评论 ( 7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