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中篇‧佐莎】Pardon:章二

04

 

「莉莎,」羅伊伸手欲轉開書房的門,碰到門把之際卻遲疑了,只是站在門外對裡面喊,「我買了晚餐回來。」

 

伴隨著隱約的金屬碰撞聲和些許保養油特有的氣味,她一邊擦拭槍管,一邊回覆道,「好,等我一下。」

 

***

 

他們分別坐在方形木桌的兩邊,晚餐是外帶的牛肉燉飯和莉莎在週末時事先煮好,囤在冰箱裡的蔬菜湯。

 

羅伊心不在焉的咀嚼,手中的湯匙有一下沒一下的撈著盤內的飯粒,「行李準備的怎麼樣?」

 

「差不多了。」

 

「外套呢?妳放在衣櫃裡最厚的那件,山上肯定比平地冷,記得帶著。」

 

「好。」

 

「... ...乾糧也多帶點吧,雖然不好吃,以防萬一。」

 

「我有請普雷達準備了。」

 

「唔... ...要不要也把我帶上,生火取暖很好用的… …」

 

湯匙輕輕地碰撞到瓷盤,發出「鏘」的一聲,「當然不行,」她抿嘴笑道,「乖乖坐鎮在司令部裡等我們帶好消息回來。」

 

羅伊不滿地扁嘴,雖然是玩笑話,他還是希望莉莎能說個什麼「好哇,最需要你了!」,「沒有你在身邊我會很寂寞的。」之類,撒嬌般的話語。

 

他撐著臉頰,沉默的凝視著她;她無視眼神,慢條斯理的吃著飯。

 

下班後,莉莎褪去白天嚴肅的深藍軍服,套上寬鬆的鵝黃色襯衫,髮夾也摘了下來,柔軟的髮絲攏在耳後,小巧精制的銀耳環在吊燈昏黃的光線下微微閃爍,光芒照映在羅伊墨黑色的瞳孔上。

 

距離週會那天,已經過去一個星期,明天早晨尋找大僧正的小隊就會驅車離開東方市。在這幾天裡,他一直想問她,問她為什麼執意參加這種吃力不討好(還有點荒唐)的任務,她卻總是以工作迴避話題。

 

莉莎對於伊修瓦爾的態度一直讓羅伊難以捉摸。

雖然兩人都選擇正視曾經殺死無辜之人的現實,沒有逃跑,而是留下來拼命彌補,但當真正掌權後,她每每只是在司令部裡鉅細靡遺地擬定計畫,一次也沒有親自到當初的戰場,也就是現在的伊修瓦爾族復興地裡去過;就像是害怕折斷小樹的枝條一樣,總是站在遠遠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澆灌著。

 

吊燈的燈泡大概是壽命將至,一閃一閃地有些晃眼,恍惚間,羅伊回想起那年,殲滅戰結束後,莉莎渾身髒兮兮地跪在黃土上,親手埋葬小孩屍體時,糾結著要他燒掉自己背上的鍊成陣的情景。

 

明明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卻好像認為自己沒有資格掉眼淚似的,抿著嘴,一點點的將細碎的沙土覆蓋在早夭的孩子身上,並將混著土壤、灰塵、汗水和乾枯的血液的手掌合十,低頭做祈禱的姿態。

 

住在一起後,他發現她偶爾會在睡夢中突然驚醒,然後在他的身旁輾轉難眠,那天早晨莉莎通常會多喝一杯咖啡。

 

有的時候,儘管相隔遙遠,他還是能感受到兩人的心緊貼在一起;有的時候,縱使肌膚相親,卻彷彿有一道透明的牆豎立在他們之間,隨著年歲增長,感觸更深。

 

羅伊起身,繞過桌子,從背後擁抱她;莉莎一愣,輕嘆口氣,隨後仰頭回應。

 

出發的前一個晚上,他們在家中相擁,相吻。

 

05

 

一望無際的草原,團團棉花般的羊群,遠方積木般小巧的磚房,副駕駛座上的霍克愛倚靠在牛皮座椅上欣賞窗外流動的景色。

 

比起羅伊,或許是出於過往在雪地上駕駛的經驗,邁爾斯在開車上更謹慎些。她暗想,不太在行駛時交談,這點也和他完全不同。

 

相較於寬敞的前座,後排的三人簡直像夾心餅乾一樣。

 

「普雷達上尉… …可以請您坐過去一點嗎,您尊敬的手臂抵到我的脖子了… …」奎因第二度開口,三人中身形最嬌小的他被坐在中間的普雷達擠到幾乎喘不過氣,猶如壓扁的果醬吐司。

 

「喂喂喂,別一邊說敬語一邊酸人啊你這傢伙!」雖然還嘴,他還是稍微向右邊挪了挪,於是乎換成另一邊的歐文不舒服了。

 

身長一米九五的他,本來就因為車廂不高的關係保持著低頭的姿勢,少的可憐的空間又遭到剝奪,「普雷達上尉… …要不你自己另外開一台車吧,再擠下去我要斷氣了。」

 

「連敬語都省了阿喂!再說司令部才沒這麼多閒錢,給我忍著點!」

 

大概是被「司令部才沒這麼多閒錢」戳到痛處,霍克愛開口調解,「要不我和普雷達上尉換個位置好了,邁爾斯中校,麻煩您停──」

 

「不不不!」「哪裡擠了!」「不用麻煩了!」三人異口同聲的回絕,開玩笑,要是讓馬斯坦古少將知道他們讓霍克愛少校坐在臭轟轟的大男人中間,回去還不被火焰燒成灰。

 

提議被下屬們果斷回絕,霍克愛一時間不知做何反應才好;寡言的邁爾斯瞥了一眼後照鏡,「普雷達上尉,可以請你詳述之前你到芬絲特瓦山的情況嗎?」

 

普雷達好不容易喬到一個三人都勉強接受的位子,「阿,好的,」他由衷感激中校軟化了僵持的場面,「我曾經說過,那裏的伊修瓦爾人不願意離開,但其實… …其實我當時並沒有真的見到他們。」

 

「這話是什麼意思?」嚴肅的質問聲從副駕駛座傳來。

 

「應該說,他們根本就沒辦法被接近啊。」

 

剛回到東方的頭一年,馬斯坦古的新政策如火如荼的展開,擅長交涉的普雷達被長官派遣到各個地方的伊修瓦爾逃難者聚集點去,說服他們重返家鄉。

 

逃難者遍布亞美斯多利斯的各個角落,晤談的結果也是有好有壞,而其中霧山的經驗算的上是最弔詭的。

 

地處東南交界的芬絲特瓦山,由於易達性很低,再加上人口稀少的關係,基本上是個三不管地帶,這也是當年伊修瓦爾人到達此處後,能夠順利藏身的原因。

 

上山的時機非常講究,通常一天之中,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的六個小時內霧會散去,要趁這段時間快速行動,不然起霧後能見度過低,將寸步難行。

 

普雷達皺著眉頭,繼續解釋:「那個時候我拜託山腳下小村莊裡一個獨居的獵戶帶我上山,明明是抓緊天氣好的時間點,只要一往上爬,四周馬上就開始起大霧,速度之快,三分鐘內就伸手不見五指了。」

 

眾人屏息聽著,設想他們可能也會遇到這樣不樂觀的情況。

 

「一起霧,那個老頭就急急忙忙的趕我下山,我不死心,又試了幾天,結果都是如此。」後來就摸摸鼻子前往下一個地點了,他在心中補充。

 

「也太詭異了吧。」歐文一臉不可置否。

 

「簡直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什麼在山裡頭防禦一樣… …」奎因也忍不住跟著感嘆。

 

「雖然不太合理,或許只是巧合,」身為鍊金術師的女兒,從小在理性科學的薰陶下成長,霍克愛其實並不相信所謂神鬼之談,「況且那也是四年多前的事了。」

 

車廂內的氣氛沉默起來,縱使每個人的心中都各自有一種對於這件事情的表述,不論是出於何種理由選擇接下任務,成功找到大僧正並將他帶回聖地是他們一致的目標。

 

06

 

傍晚時分,一行人驅車到了最接近芬絲特瓦山的小鎮,此後再無大路,必須換乘馬匹。舟車勞頓的他們在鎮上的旅館住下一晚,隔天早晨便騎著向旅館租借的成馬向山腳出發。

 

普雷達一手拿著地圖,一手握著韁繩,走在最前頭帶路,背後的市鎮漸遠,他們在一片五六公尺高的喬木林中穿梭,隨著太陽逐步升起,地上的陰影由西向東,跨越一條清澈河流後,普雷達記憶中的小村莊終於映入眼簾。

 

***

 

一夥人聚在小村莊內唯一的餐館裡,點了整桌的菜餚和啤酒,為了不驚擾村民,他們並沒有穿著軍服,而是喬裝成想要上山遊玩的普通觀光客。

 

小餐館的老闆難得迎來外客,荷包被填滿的他熱情的招呼這群年輕人,普雷達見機向他打聽當年擔任嚮導的獵戶。

 

「什麼!漢克先生過世了?」

 

「是阿,據說是在家裡跌倒撞到了頭,他一個人住嘛… …被聞到味道的人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他皺眉摀鼻做出嗅到屍臭味的動作。

 

「這樣啊… …您還有認識其他擅長登山的人嗎?」

 

「稻田的另一邊有一棟木屋,一層樓高的那個,貝爾格住在那裡,他應該是我們這除了漢克外唯一的了,」他說的肯定,像是知曉所有村民一樣。

 

在普雷達和老闆交談的過程中,邁爾斯一直隱約有種被什麼盯著的感覺。不,打從進到村子裡來後,這種怪異感就開始了。

 

「那邊那位褐皮膚戴眼鏡的老兄,」餐館的窗戶突然被人從外面拉開,一個金髮藍眼的中年男人探頭進來,表情不甚友善,「你該不會,是伊修瓦爾人吧。」

 

老闆不知所措的看著,瞬時間,眼前的氣氛劍拔弩張,方才和和氣氣的聊著天的客人此時無不緊盯著窗外。雖然在邁爾斯進門前時他也有懷疑過,但完全沒有伊修瓦爾人的口音這點讓他認為自己只是想太多了。

 

「我姑且,算是混血的吧。」

 

莉莎蹙眉,瞟了他一眼,普雷達的腦內打轉著如何化解危機,奎因和歐文還在對於長官誠實回答的驚訝之中。

 

那人死死地盯著邁爾斯,邁爾斯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良久,他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這樣啊,我都聽到了,你們想要上山去是吧,不怕死的話,就讓我貝爾格來帶路吧!」

 

「!!???」

 

原來那男子就是老闆所說的貝爾格,他漏提的是,貝爾格是個陰晴不定,做事全憑喜惡的傢伙。

 

原本還沉浸在沒有當地人能領路的不安和無措中,下一秒突然就有人自告奮勇地冒出來,還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雖然事情順利的讓人感到莫名其妙,似乎也沒有其他選擇了。

 

既然如此胸有成竹,想必是經驗老道的人吧,眾人如是想。

 

然而,就在出發的不久之後,霍克愛失蹤了。

 

***

 

馬斯坦古咬著筆桿,坐在諾大的辦公室內,百無聊賴的批改公文。他突然有些口渴,便拿起咖啡杯(裡頭裝著他自己泡的黑咖啡,比平時霍克愛泡給他的難喝很多),湊近嘴巴前,握著杯耳朵的手指突然沒來由地滑掉,杯子摔碎在辦公桌上。

 

咖啡不受控制的在桌上肆意流動,弄髒了公文的封底,以及馬斯坦古立在桌前的那個,裝有他和霍克愛合照的相框。


/tbc/


**********


寫完了,簡直就像是在擠管子裡最後剩下的一點牙膏一樣。

鋪陳終於到一個段落,接下來要進入正題!

感謝閱讀<3

评论 ( 5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