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中篇‧佐莎】Pardon:章三

07

 

出發前,他們在貝爾格的木屋中談話。

 

「你們究竟來這種荒郊野外幹什麼?」他坐在長椅上翹著腿,瞇起眼睛看他們,「上山觀光?哈,別開玩笑了!也只有瑞特朗那傢伙會相信這種鬼話。」

 

眾人皆無應答,普雷達本想辯解,卻在開口之際接收到了霍克愛的眼神而作罷,奎因和歐文二人本就沒有在長官之前出頭的權利和念頭,邁爾斯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態度不明的貝爾格,掛在鼻梁上的墨鏡使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們既沒有打算繼續說謊,也沒有想要明說理由,貝爾格撇嘴嘖了一聲,「幾位的身上可是有血的味道阿。」

 

「莫非,是為了山上的伊修瓦爾人?軍方… …打算再次沒有理由的殺光他們嗎?」

 

「不是的!」

 

霍克愛大聲反駁,間接承認了軍人的身分,貝爾格將視線從邁爾斯移轉到這在場唯一的女人身上。

 

「我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她向他解釋了有關「聖地」的旱災,僧正薩沙勒的預言,以及尋求大僧正瓦丹的意圖。

 

他一臉不可置否的挑眉,只說了句「是嗎。」便不再追問他們了。

 

***

 

一行人沿著蜿蜒的山道,穿梭在叢叢樹林當中。

相較於裝備齊全的軍人們,貝爾格拎著一把獵槍和一只彎刀就上了山,輕車熟路的走在最前方開路,從容地有如在自家後門閒逛般。

 

歐文走在他的身側,試圖跟他搭話,貝爾格不屑他的套近乎,他也不生氣,繼續自來熟的聊著,「您這彎刀好利阿,砍樹枝條的動作也很俐落呢。」,「山上的伊修瓦爾人跟村莊有交集嗎?還是他們都不下山?」,「我從來沒看過這種獵槍阿,真想知道它的威力!」

 

「這麼想知道?我朝你開一槍試試?」貝爾格額頭青莖浮起,不耐煩的很。

 

「哈哈哈哈,不,不了!」歐文連忙揮手婉拒。

 

「… …」在東方軍中擔任文職的奎因原本和歐文沒有多少交集,此次一同出任務才見識到對方的厚臉皮。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的厚臉皮,貝爾格斷斷續續的透露出一些事。

當年一群伊修瓦爾人意外的倉皇逃難到此,芬絲特瓦山下的村莊素來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鮮少接觸外界的消息,心軟的村民們接納了這群傷痕累累的異族人,替他們包紮治療,給他們食物和水,並表示他們可以暫時隱居在村莊裡。

 

「他們沒有接受,」他說著,右手一揮,斜擋在前方傾倒的樹枝應聲落地,被他一腳踢到一旁的草叢,「大概是害怕軍方的人沿著足跡追到這,連累我們吧。」

 

中央軍的人不會浪費人力追討離開的伊修瓦爾人,因為「父親大人」的目的從來都是在「正確的座標」落下血的紋章。霍克愛默默地想著。

 

「我記得一個多月後,他們之中年紀最大的老頭不顧大家的阻止,率領族人上了山,從那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看過他們了。」

 

「阻止?」

 

「是阿,我們雖然住在山腳下,但也只有像我之類不怕死的人會上山打獵而已,大部分的人都是靠種稻米和養牲畜過活;我們當初還想,他們也許不到半天就會被『趕』下來了,誰知道過去了這麼多年,居然就像消失了一樣再也沒出現過。」

 

「被趕下來?被什麼趕下來?」歐文狐疑的問。

 

貝爾格突然停下腳步,歐文差點撞到他。

 

「被──」一陣風刮了起來,他的話因而散逸在風中,眾人還來不及問他那聽不清的後話,又是一陣風,這次吹得更猛烈了。

 

風不停的從高處吹下來,周圍的林木跟著搖晃,片片樹葉發出沙沙聲,更遠處似乎還傳來了某種野獸的咆哮,他們緊抓著身旁的樹幹,身體微蹲試圖穩固腳步,等待強勁的山風停歇。

 

風好不容易停止,不待幾人反應過來,居然又下起了雨。一滴一滴,從葉子的間隙落下來,雨珠愈來越大,就算是穿著防水的衣物,還是能明顯感受到寒意和水氣一同滲透進皮膚裡。

 

隨著濕氣,四周漸起白霧,就像是在他們面前上演一齣戲一樣,霧山的天氣一眨眼就換了三種狀態。

 

霍克愛心想糟糕,眼前被濃霧遮擋,無法立即掌握狀況,「大家還好嗎?」一直沒聽到其他人的聲響,她有些不安。

 

除了視線外,周身的霧氣難道連聲音也能遮蔽嗎?「貝爾格先生?邁爾斯中校?奎因少尉?歐文上士?」霍克愛回過頭去,「普雷達上尉?」

 

沒有,沒有一個人回答她,大家明明一直時刻注意彼此,避免落單,怎麼可能突然消失?

 

她壓抑心中的慌張,放慢吐息,雙手各握緊一把手槍;此時不該輕舉妄動,霍克愛保持警戒,佇立在原地。

 

砰,砰,砰,耳邊迴盪著心臟的跳動聲,不知過了多久,霧氣終於消散。

 

還是原本翠綠色的樹林,但身邊卻空無一人,只剩下她自己了。

 

08

 

這座山的天氣實在太過詭譎,怎麼能在一瞬間刮風、下雨、起霧,時間點還掐在貝爾格先生說出關鍵的話的時候,莉莎滿腹疑問,試圖在腦內翻找有關氣候的知識來解釋眼前的現象。

 

別說天氣了,她環顧四周,握著短槍的手緊了緊,一滴冷汗從眉額間滑過臉頰落下,現在該如何是好?

 

以他們的腳程來看,應該已經爬到半山腰了,都來到這裡,怎麼能走回頭路呢。莉莎只猶豫了一下,就決定靠著自身的方向感,繼續向高處前進。雖然還摸不清大家走散的原因,也許等會兒就能和其他人碰面了。

 

「可別亂了手腳,冷靜下來,莉莎‧霍克愛。」腦中突然浮現羅伊的臉,她打起了精神。

 

「簌簌──」突然,左前方的欄樹叢傳來騷動聲,幾乎是聽到聲響的當下,莉莎已舉起手槍瞄準那裡,她聚精會神的盯著,灰狼?狐狸?山羌?還是.. …熊?

 

大大的出乎意料,像是一顆大皮球一樣,隨著摩擦樹葉所發出的聲響,一個髒兮兮的小孩子滾了出來。

 

「!!!… …????」

 

一時間她呆在原地,「那顆球」動了一下,揉揉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她,撐著小手欲爬起來,腳一拐,又在原地跌倒了。

 

「… …???」

 

「哇────」那小孩突然吸了吸鼻子,爆哭起來,聲勢猶如洩洪的水庫般誇張。

 

莉莎連忙向前去蹲下來扶他,卸下背包,探進去拿裡頭的水壺,倒一些在毛巾上,輕輕擦他滿是灰塵和泥土屑的臉頰,才發現這短髮的小孩子竟是個伊修瓦爾族的女孩。

 

在接受清潔的同時,那孩子停止哭泣,瞪著一雙渾圓的紅眼睛,不發一語的;莉莎同樣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直到伸出濕毛巾時,她才意識到自己本能的行為或許會嚇到這孩子,但突然收手似乎很奇怪,況且對方也沒有拒絕… …

 

杳無人煙的偏僻山林,莫名其妙的天氣,突然像皮球一樣滾出來的小孩,一個小時內莉莎面臨了可能待在東方市一年也不會遭受的奇情;往好的方向想,眼前這褐膚紅眼的孩子擁有伊修瓦爾族人的特徵,她應該可以合理推論山上也住著其他的伊修瓦爾人吧,那麼,大僧正瓦丹很可能也在其中了。

 

「那個,妳怎麼會突然從樹叢裡冒出來呢?」莉莎放下毛巾,原本潔白的毛料此時已成了髒灰色,她不在乎的對折它,將其平放回背包之中。

 

「… …」女孩仍舊沉默著盯著她。

 

莉莎嘆了口氣,拍拍衣袖站起身,那孩子抬頭看著,也有樣學樣的嘆氣,圓嘟嘟的臉蛋做出超齡的表情,她不禁莞爾一笑。

 

她手足無措的坐在原地,莉莎才想起來方才這孩子似乎拐到了腳,伸出雙手,撐著小女孩的腋下將她抱了起來。

 

好輕,雖然看上去是很瘦小沒錯,以一個小孩子而言,這體重簡直輕過頭了,饒是受過肩傷的她都能輕易的以托著臀部的方式抱著這孩子。莉莎有些心疼,而且似乎還是個啞巴的樣子,「妳不能說話嗎?」她試探性的問。

 

「巴奈。」勾著莉莎脖頸的纖細手臂一緊,她終於吐出了一句話。

 

「巴奈?這是妳的名字嗎?」

 

小女孩點點頭,眨了眨眼睛,細密的睫毛像兩片小扇子一樣。

 

「這樣啊,巴奈,我是莉莎,莉莎‧霍克愛。」莉莎也報上名字,「妳怎麼會一個人在山林裡,其他人呢?妳的爸爸媽媽?」

 

「莉莎?」

 

「對,我叫莉莎。」

 

「其他人?」

 

「是阿,妳的其他族人呢?該不會是偷偷跑出來的吧,想必他們一定很擔心妳。」

 

「… …他們都不理我。」巴奈小臉皺了起來,又有哭泣的徵兆。

 

「怎麼會呢,巴奈這麼可愛,」莉莎連忙安慰她,「妳知道回家的方向嗎?我帶妳回去吧。」

 

「恩… …」她伸手朝一方指了指。

 

莉莎揹著背包,右手托著巴奈,緩步前進,不知為何,比起方才一個人的時候相比,有這孩子傍身反而使她在陌生的環境裡沒那麼心慌了。

 

09

 

同時間的另一邊,白霧散去後,一行人詫異的發現他們竟回到了一開始上山的山口,原先殿後的普雷達率先意識到霍克愛消失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貝爾格先生!」

 

貝爾格原本還朝著入山的方向若有所思地盯著,普雷達的問話使他回過神來,「果然還是被趕下來了。」

 

「到底是被什麼趕下來?」邁爾斯也嚴肅的問他,「請您務必說清楚。」

 

「被山神阿,脾氣不好的芬絲特瓦山神。」

 

「!?」

 

***

 

「少將,有您的電話。」

 

「幫我拒絕吧,現在可是寶貴的休息時間欸,我要下班了!」馬斯坦古一臉疲倦的向後倒進椅背裡。

 

「可是,來電的是普雷達上尉,不接可以嗎?」

 

那拿著通信器軍人看著長官瞬間從椅子上跳起來,衝到自己的身旁搶過話筒,他因而嚇了一跳。

 

「喂?普雷達?… …是,是… …什麼!!!???莉莎失蹤了!!!!?」

 

隔著村莊裡唯一一支電話的話筒,不出意料的,普雷達從另一頭感受到了來自司令部的熊熊大火,此時已經延燒到他的耳邊了。

/tbc./

**********

這個禮拜實在是太忙了,沒辦法在周間也更文。

一直很努力想抓好文章的節奏感,還有避免其他角色太平面... ...到底要怎麼把握劇情的輕重呢,真是難啊。(皺眉頭))

最重要最關鍵的部分,應該會落在第十節,希望能好好的描述出來,真的是,好卡阿,正劇,好難寫啊。(抓頭))

順帶一提,我寫的最開心的居然是莉莎在看到巴奈時的「!!!... ...????」哈哈

感謝閱讀<3

评论 ( 3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