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佐莎】翩翩

翩翩,再見了秋天。

 

01

 

「上校,待會兒請在這份文件上簽字。」

 

羅伊將視線從手中的簡報移開,抬起頭看向辦公桌前方那疊打了一排圓洞,用麻線綁的整齊的鵝黃色紙張,它的封面上寫道「中央市街道及民居重建計畫第三版」。他不由得皺了皺眉,在心底咒罵一聲老狐狸,然後舉起雙手伸了個腰,懶洋洋地陷入褐色皮椅中。

 

莉莎站在一旁,望著上司眼眶下連日積累的黑暈,下巴旁不修邊幅的鬍渣以及前額上因疏於打理而雜亂分岔的瀏海,她也輕輕地嘆了口氣。為了明天春天的準備,這陣子他們實在是忙過了頭,都要熬出病來了。

 

「您到沙發上小睡一會吧,靠在椅背上打盹小心痠著脖子醒來。」

 

羅伊瞇著眼任由副官拉起他的手臂,從背後推著他到會客用的三連座沙發上。他蹬下腳上的軍靴,脫下軍服隨便的扔在茶几上,無視頭頂上那看見地毯的鞋漬後露出的不悅臉色,一手遮著刺眼的燈光,在感受到柔軟的毛毯後,滿足的陷入沉睡之中。

 

普雷達對此表示見怪不怪,他座位旁的同僚們則是又驚訝,又感慨:真的如傳聞一樣,別說是副官,簡直就是保母了嘛,霍克愛中尉。

 

莉莎走到主辦公桌後方,把他的外衣披掛在窗戶邊的衣架上。一陣風從窗扇間吹了進來,帶著暮秋的冷意,她一縮起脖子打顫,左肩上的舊傷就又發作了,疼的她咬緊牙關。然而她不發一語,只是蹙眉端起羅伊桌上那杯涼透了的咖啡,又經過副官位順起自己的,走向茶水間清洗它們。

 

02

 

約定之日後,大總統和人造人雖敗,他們多年來在亞美斯多利斯佈屬的棋子卻沒有消亡,明面上由古拉曼率領的東方軍穩定政局,實際上中央市的軍部依舊暗潮洶湧,其中和阿姆斯壯家交好的勢力在威逼利誘下站在了新任大總統一邊,另一些人則伺機反動。

 

古拉曼一方面樂見實現多年掌權的野心,另一方面又苦於處理布拉德雷的舊部,他手下能用的人實在遠遠不夠,今天冰之女王因利益一致而和他處於同一陣線,誰知道明天是否就反目成仇了?在內清理殘黨之外,在外修建因戰爭和國土鍊成陣而破壞的街道建物也是迫在眉睫,有實際的施政才能讓民心快速的向他靠攏。

 

而他少數的黨羽中,野心勃勃的羅伊‧馬斯坦古無疑是最不穩定的一個,當他主動提出想要東方司令部的位子時,古拉曼簡直樂意的不得了,恨不得當下就拎著他的後領將他扔到東方市的綿羊堆中,免得這小子留在首都和他爭權奪利。

 

羅伊和莉莎只在醫院休養了兩個星期,就急急忙忙地返回了崗位。兩人的外傷雖在醫療鍊金術的治療下癒合,內傷卻尚未完全康復;他們一心想盡快回到東方去復興伊修瓦爾,置己身於度外。

 

古拉曼以東方司令官為籌碼,要羅伊負責中央市的重建工作,馬斯坦古小隊只能一邊為明年春天的調職做準備,一邊打轉於居民、建築師和工程技師間。酷熱的夏天過去,天氣在忙碌的日子裡一天天地轉涼,不知不覺間,街道上的葉子已經黃的黃,掉的掉了。

 

03

 

「霍克愛中尉,我先下班了。」在菲利之後,普雷達也收起了桌子準備回家,而辦公室裡其他處理行政的文書官,早在五點三十分準時打卡走人了。

 

「好的,辛苦了。」莉莎點頭示意,窗外的天色早已暗下,牆上的時鐘指著六點半,她竟然又讓上司多睡了這麼久,還好今天下午辦公室沒有訪客,要是給其他人看見未來的東方司令官,在上班時間正大光明的睡午覺可不行。

 

她走到沙發邊欲喊他起床,卻在探頭時對上他的眼睛,驚得她向後退了半步,「上校… …原來您已經醒了嘛。」

 

「剛才而已,誰叫普雷達關門要那麼大聲。」他拉開毛毯坐起身,接過莉莎遞給他的軍服套上,然後將褲管塞進軍靴中,手掌內那曾被刺穿的肌腱還在復原的漫漫長路上,他只能笨手笨腳的綁著鞋帶。

 

看著他笨拙的模樣,莉莎有些想笑,又有些笑不出來,她在他的跟前蹲下,彎著腰幫他綁,仔仔細細地拉緊穿過每個洞口的鞋帶,打了兩個工整的蝴蝶結。羅伊什麼也沒說,他看著副官俐落的動作,右手輕輕地放在她沙金色的頭頂上,慢慢地擦過瀏海、臉頰、嘴角、遮著疤痕的領子,然後停在左肩上。

 

「… …還疼嗎?」在她站起身時,他的手掌也跟著滑落了。

 

「不會。」她撒了一個體貼的謊,「您既然醒了,就把這幾份財務室的回報單簽一簽吧,我已經確認過了。」

 

羅伊認分地回到位子上,從抽屜中取出印泥和印章──那是莉莎之前特地拿著他的筆跡去找人刻的,然後在負責人的欄位蓋上名字。

 

「中尉,今天… …」我們別加班了,一起去吃頓飯吧。

 

「上校,我們下班去吃晚餐吧。」

 

「咦!?咦咦!??好啊,當然好,」羅伊驚喜的回應道,「真是難得阿,妳居然會主動… …」

 

「餐廳也挑好了,」莉莎俐落地披上大衣,「是佛利特街口的小酒館。」

 

04

 

夏季的某個深夜裡,莉莎一如往常的牽著疾風號在公寓附近的街上散步。她右手拉著狗繩,左手提著一只小巧的隨身包,腦子裡梳理著明天的工作時序。一道黃光從轉角透出,和暮色下的路燈對比顯得格外奪目。她好奇地走向前去,原來是來自她時常光顧的那家小酒館。

 

小酒館的主人戴西正站在門口清洗玻璃,打烊前來了一組醉醺醺的客人,在她寶貴的店裡起口角,還把酒水的到處都是,她氣的將他們渾出去,然後一個人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的打掃到現在。

 

「霍克愛小姐,妳還在遛狗阿… …都這麼晚了。」戴西停下手邊的工作和她寒暄。

 

「是阿,就算工作到很晚,我還是想在下班後帶著這孩子出門走走。」

 

「汪汪!」

 

莉莎鬆開韁繩,疾風號搖著尾巴朝戴西跑去,她看著牠的臉蛋笑了,「你媽媽好疼你喔,小傢伙!」

 

戴西從店裡面搬了張凳子出來請莉莎坐,她們於是輕鬆地聊了起來。從今晚的鬧劇,夏季的服飾潮流到前陣子光顧餐館,像熊一樣魁武的北方軍等等。戴西瞄了莉莎脖子上的疤痕一眼,問起她的近況,莉莎簡短的回答;戴西一直隱約知道眼前這位漂亮的軍人小姐工作辛苦,卻沒想到她要負責處理那麼多繁雜的事務。

 

「霍克愛小姐,妳最近這麼忙,要不要暫時把疾風號托給我照顧?」

 

莉莎推託不過她的好意,想起每天深夜裡,站在門口寂寞又開心的等她回家的疾風號,短時間內她能夠陪伴牠的時間確實太少了。她不好意思地接受了戴西的提議,並表示待她忙告一段落,就會來接牠回家。

 

05

 

「汪汪!」

 

「欸欸你要去哪阿!疾風號!?」戴西剛招呼走最後一對客人,原本趴在吧檯下打盹的狗兒突然束直耳朵,睜圓眼睛,大叫著從她的腳邊衝出門去。

 

戴西望著街上朝餐館走近的熟悉人影,了然的微笑,又在看見另一個身影時,打趣的挑眉。疾風號興奮異常的朝主人撲了過去,莉莎任由牠胡亂舔著自己的臉頰,雙手抱緊牠感受小狗炙熱的體溫,羅伊則是苦笑著拾起她掉在磚道上的包包,有禮的朝戴西招手示意。

 

他們在窗邊的雙人位上坐下,熱騰騰的義大利麵隨後端上,香味四溢的麵條和軍部食堂的伙食相比簡直是珍饈。疾風號乖巧的窩在莉莎腳邊,戴西則是知趣地回到吧檯後方,一邊假裝擦著杯子,一邊束起耳朵偷聽。

 

然而他們並沒有幾句交談,溫暖的餐館裡只有斷斷續續的碗盤刀叉聲,或許是累的不想開口,或許是不須言語,默契自在人心。明年的此時,他們早就不在中央市了,戴西看著眼前的一對軍人,感到十分寂寞。

 

06

 

心滿意足的離開餐館後,莉莎帶著疾風號朝她的公寓走去,羅伊並肩在旁。夜晚的高樓風陣陣吹來,拂過她的臉頰,她一面拉起脖子上的白色圍巾,一面後悔著沒有在早上出門前帶上櫃子裡的手套。

 

昏暗的街道靜默著,路燈忽明忽暗的閃爍,街道旁的楓樹葉枯黃,隨著風吹不斷地翩翩飄落,積累在人行道和車道上。他們踩過片片秋葉,發出沙沙聲響。

 

「中尉… …」羅伊突然開口,「不,再過不久妳就是上尉了呢。」

 

「您也是阿,」莉莎輕笑著回答,「東方司令官,馬斯坦古准將。」

 

「結果繞了一大圈,最後我們還是回去東方市了。」

 

「基本功還是得從頭做起才行呢。」

 

羅伊之所以決定退居東方,不僅是為了實現對於馬爾柯醫生的承諾,去振興伊修瓦爾而已,大戰後他不得不認清庶民出生的自己在政壇人勢單薄,要和古拉曼甚至冰之女王爭權簡直是難如登天,正巧大多數的東方軍精銳都被古拉曼帶到了中央來,使他可以在那裡白手起家,建立政績和穩固人脈。

 

未來的道路崎嶇漫長,所幸他年輕力壯,有的是時間和古拉曼賽跑;所幸他的身邊一直有人陪伴著,和他一起度過重重難關。

 

羅伊在莉莎反應過來前拉起她縮在身側的拳頭,鬆開,十指相扣,一同插進大衣的右邊口袋中,莉莎沒有抽回,就這樣一手牽著疾風號,一手牽著他慢慢前行。

 

他們在那老舊的公寓大樓門口停下,沉默著,等待對方先鬆開手來。羅伊看著她凍的發紅的鼻頭,憐惜的笑了。

 

「莉莎,回去東方之後,和我住在一起吧。」

 

她沒有開口,只是將他的手掌握得更緊了點,過往的片段在她的眼前閃現:伊修瓦爾的硝煙戰火,他在休斯墳前掉淚的模樣,以及在地道中對她說「我不能失去妳」的委屈。彼時他們年幼地天真浪漫,此時已傷痕累累的走過無數心痛的回憶。

 

「我有跟妳說過嗎,莉莎,」他們凝視著彼此,「我愛妳。」

 

「有幾分?」

 

「恩… …?十分。」

 

「那我是十一分。」

 

夏去秋來,秋去冬至,他們一起盼望同一個春天。

 

**********

 

在累積了四萬多字的翻譯後,我終於寫了自己的第一篇佐莎(害羞))

 

翻譯的時候就像在做case study一樣,藉著文字的轉譯去解析不同人對於RR的看法,雖然很有趣,但還是一邊寫一邊感慨和我心中的佐莎有落差,於是乎我就親自下海了(咦))

 

前一篇醫療向的對話文得到了很好的回響,感謝大家(鞠躬),但其實我是出於自己想寫字才請教朋友的,我總覺得感性的劇情還是要鋪墊在理性的基礎上才行。

 

雖然是個秋意濃濃的小短篇,但其實我住的地方四季如夏,是在三十度時吃冬至湯圓的那種熱,一整年葉子都綠的要死,我還特地去問別人溫帶地方的秋天是什麼感覺,阿,天氣怎麼就不能涼一點呢(哭笑))。

 

晚了幾天祝大家中秋快樂,感謝閱讀<3

 

p.s.明天還是會有一篇翻譯優。

评论 ( 14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