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鍊佐莎黨,
每周日定期更新Pardon,
其他日子有什麼就放什麼。
(頭貼的兔子也是一周一更)
建築日常子博:http://hsinya-archlife.lofter.com/

© 洵雅
Powered by LOFTER

【翻譯‧佐莎】The Ice Queen's Lament冰之女王的惋惜By Janieshi:2

回去布里克斯要塞的路途意外的順利,阿姆斯壯驚訝的發現馬斯坦古在領軍的能力上還是沒問題的,起碼比她預想的要好得多,儘管他只是在他的崗位上發號應該發號的施令而已。

也許那荒謬的意外就真的只是個,意外罷了,但有些人還是要因錯失標記而被興師問罪,這是沒得談的。

 

霍克愛中尉依舊保持警戒,沉默的跟隨在她的上司身邊,疲態明顯地背負著行囊,就像其他士兵一樣。她銳利的雙眼不時環顧四周,縱使明白身旁的部下皆受到北方軍的庇護也是。奧莉薇饒富興味的觀察著她。

 

很早以前奧莉薇就發現到自己不只會被男性吸引這件事,雖然她也從未對女人採取行動就是了,她們看起來賞心悅目,卻不值得她浪費時間。

奧莉薇從沒想過去勾搭上級──即使你情我願,在她看來這都骯髒到不行,但她馬上就察覺到霍克愛中尉是不一樣的,是特別的,她幾乎就是奧莉薇在尋找的那種人,她擁有她所期待的特質,奧莉薇拒絕把這種渴望當作是一種情慾。

 

奧莉薇暗自計畫著,回到要塞後她要借勢踹開其他東方綿羊,將霍克愛從最蠢最笨的那隻那裡搶過來,屆時她要馬斯坦古欲哭無淚。

 

然而奧莉薇沒能得到她的一點關注,當他們終於抵達時,那名年輕的中尉(她這時才知道她的全名是莉莎‧霍克愛)忙於照看受傷的部下們,確保他們有足夠的床和食物,其他沒有受傷的同僚則是準備打地鋪,作為訓練的延續。霍克愛底下的人毫無怨言的服從著她,不論是打掃、休息還是協助布里克斯兵都是。

 

阿姆斯壯不高興地看著自己的從屬官邁爾斯少校愉快的同霍克愛中尉交談,告訴她有哪些申請單該填寫以及需要交去哪裡云云;馬斯坦古上校雖然一副快掛點的模樣,還是拒絕了副官的幫忙,自己完成了所有的資料。當他終於填完最後一個表格時,他腆著臉用司令部的內線電話打給了古拉曼,向他回報東方軍的情況。

 

奧莉薇稍微對他負責任的態度增加了一絲絲敬意,「今天做完這些就夠了,霍克愛中尉,剩下的明天再提。」她對守在辦公室門外的女軍官說道。

 

「遵命,長官,」霍克愛恭敬的回答,「我們明天早上六點在此會面?」

 

「八點,妳看起來需要好好休息一番,」奧莉薇用了比平時更柔軟的語氣對她說,又在霍克愛反應過來前補充道,「去吃頓熱騰騰的食物吧,介意和我共進晚餐嗎?」她的語調已經接近調情了,霍克愛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感謝您的好意,但我今晚還是比較傾向待在隊員身邊。也許我和上校可以在明早跟您一起吃早飯?」

 

奧莉薇臉色一沉,「妳好像搞錯了,中尉,我只邀請妳一個人,沒有馬斯坦古。」

 

「好吧,」霍克愛神色不變的應答,「那麼很抱歉,屬下恐怕要辜負您了。」

 

很好,真的很好,她只是被打槍罷了。奧莉薇對此聳了聳肩。

 

「若妳不打算錯過熱食,最好在晚上九點前到食堂去,否則就得等到明天了,其他時間只供應冷的三明治和水果。」

 

霍克愛禮貌的微笑,眼神卻固著在辦公室的玻璃窗裡,「感謝您的建議,少將,待上校處理完最後一件事情,我們就會離開您的司令室。」

她用了”我們”,奧莉薇嘟囔,馬斯坦古到底何德何能擁有這麼可靠的副官啊?

 

「那麼,再見,霍克愛中尉。」阿姆斯壯轉身,揚長而去。

 

***

 

阿姆斯壯少將很少有不能得償所願的時候,雖然她明白霍克愛中尉是出於對上司的尊重而拒絕她的,她還是有點不甘心。

奧莉薇指顧從容的盤算著,她只是從錯誤的角度切入罷了,不代表其他方法也是不可行的。

 

她倚靠在欄杆上,樓下的大門砰地一聲被打開,一個東方軍的傢伙走了出來,她挑著眉不動聲色地看著,看誰膽敢在她的堡壘犯蠢。

那個金髮的傢伙先是左顧右盼,接著從口袋中掏出東西來,阿姆斯壯鄙視的盯著他手上的玩意兒,在工作時間酗酒?哈,霍克愛竟然跟這種東西共事,真是荒謬。

 

她不以為意的想著,此時門再次被打開(比第一次輕多了),來人是霍克愛中尉。

 

「不管你有什麼理由,哈博克少尉,把它收起來。」她嚴聲警告。

 

「噢,別這樣嘛,中尉,我已經下崗了,現在不也是妳的休息時間嗎?」金髮男人咧著嘴笑,霍克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奧莉薇咬了咬下唇,哼,死皮賴臉居然管用。

 

「妳看起來怎麼這麼乏力,吃東西了嗎?」哈博克關心她。

 

「還沒,」她輕靠在隊友身旁的扶手上,嘆了口氣,「我一直忙到剛才。」

哈博克將瓶子遞給她,她猶豫了一下才接起來,「噁,天阿,怎麼喝起來像洋干漆一樣… …」酒精在她的咽喉中灼燒,她咳個不停,哈博克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從地下室裡的一個傢伙那裡拿到的。」他眨了眨眼。

 

「還有這種事。」霍克愛邊咳邊笑,把瓶子還給他。

 

真是太久沒進行違禁品搜查了,奧莉薇心想。

 

「我原本其實是去打聽有沒有菸的,」哈博克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釋,「我的那盒今天早上不是抽完了嘛,可惜他們的老大似乎挺討厭菸味,這裡居然沒什麼癮君子耶。」他一臉可惜的說道。

 

「所以作為安慰獎,你得到了這瓶杜松子酒嗎?」霍克愛被他惋惜的臉給逗笑了。

 

「聊勝於無囉。」哈博克聳肩,「他現在怎麼樣了?」他一邊問,一邊就著瓶口的另一邊啜飲。

他沒有提及名字,但奧莉薇大概從他的口氣中猜出了他在說誰。

 

霍克愛搖了搖頭,「… …他還在自責。軍醫說,庫柏中士的腿是救不回來了。」

 

「沒有丟掉小命就該偷笑了。」哈博克乾巴巴的說。

 

雖然不喜歡它的味道,霍克愛還是再次接過酒瓶,「我也是這樣安慰他的,」她嘆出一口酒氣,這次她忍住沒有咳出來,「你也知道上校有多固執,他堅持要對今天發生的所有事負全責。」

 

「傻瓜,」他用受不了的語氣笑罵,「這又不是他的錯,就算我們當初真的帶了比較老練的人來好了,誰知道壞事不會重演?」

 

「幸虧北方軍救了我們,還找到了其他走失的人,但上校覺得他應該更早發現事態不祥的。」

 

「他已經是所有人中最早察覺的了,」哈博克嘖聲,「要不是他的鍊金術,我們早就在暴風雪中被結成一支支冰棒了!」

 

「我會轉告他的。」霍克愛無力的應付。

 

「唉,誰不知道他的調性,『保護部下是我的職責』,對吧?」他模仿上司口吻的樣子讓中尉的的臉色稍微不那麼凝重了。

 

奧莉薇靜靜的聽著他們的談話,馬斯坦古的部下們顯然都對他忠心耿耿。

 

「是阿。」

 

「所以他去探望庫柏了嗎?」

 

「還沒有,在我們跟軍醫討論過後… …我不想勉強他。」

 

哈博克轉過頭去看她,(他們上方的奧莉薇也是),霍克愛的皮膚和上司一樣蒼白的可憐,黑眼圈也是深得不行。

 

「要不換我去勸他好了,妳還是先休息吧。」

 

「沒關係的,」霍克愛婉拒他,「上校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和空間… …我保證明天他就會去見庫柏中士的。」

 

「我還是認為他把偵查兵的錯攬在自己身上這件事太蠢了,霍克愛。」

 

「如果他不認錯,就我對古拉曼將軍的了解… …這件事到頭來還是會清算到上校身上。」

 

「可是!」

 

「我會處理好的,哈博克!」霍克愛驟然大聲,他反射性的後退,然後她又嘆了口氣,「抱歉,我太激動了。」

 

「別在意啦,我也有錯。」

 

「… …謝謝你。」他們沉默的倚靠在欄杆上,看著外頭的雪景,「妳真的應該進去裡面休息一下,真的。」這回霍克愛終於動搖了。

 

「去啦,有什麼好猶豫的,真是。」

 

「我再去醫務室探望他們一次好了。」

 

「好吧,唉,要是少了最能幹的中尉我們可就完蛋了!」

 

「貧什麼嘴。」她終於開懷的笑了,過後又想起了些什麼,說道,「你有看到普雷達嗎?我一直在找他。」

 

「嗯?他應該還在食堂裡吧,在跟一個布里克斯兵打撲克牌,妳現在過去大概還能碰到他。」

 

「謝了,哈博克,」她從欄杆上起身,拉了拉僵硬的肩膀,「那麼,早上見。」

 

「晚安,中尉。」

 

霍克愛走遠後,哈博克仍獨自留在原地,撐著臉頰對著外頭的白雪飲酒。

「羅伊‧馬斯坦古… …」良久,他吐出一句,接著一聲嘆息,也離開了這裡。

 

最後獨留奧莉薇一人佇立,若有所思。


/tbc./


**********


我在翻奧莉薇請莉莎吃晚餐的部分的時候一直偷笑www寫到她吃鱉的部份時笑得更兇了wwww

是說作者做的最出格的設定應該就是奧莉薇=雙性戀這件事了,Rrrrr坦白說我有一點點不能接受,但牛媽好像也沒有對她的未婚給出個理由就是了... ...(我自己一直把她當作普通的女強人看待)

不過我倒是非常能夠理解女孩子之間那種介於愛情、崇拜、尊敬、友情的佔有欲就是了((好歹高中念了三年女校,這我看多了))

撇開奧莉薇有沒有ooc這件事,感覺上這篇是很少數有實際提到羅伊他們帶兵的情況的文,而且真的在部下搞砸的時候替他們擦屁股,比起坐在辦公室裡改公文看起來像個軍人多了(笑))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感謝閱讀到此的每一個你<3


评论 ( 5 )
热度 ( 30 )